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肯影音]靜默之詩(上)── 小我的沉默
文章 影音版編/發表於 2017 03/12, 13:01
     

    靜默之詩(上)── 小我的沉默
    (Poems on Silence Part I: The Ego’s Silence)



      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寫出這樣的詩,無情地控訴耶穌不守諾言,棄我們於不顧。但是,如果我們好好往內看,不難發現,我們該控訴的是自己,是我們背叛了祂,把祂埋葬在自己心底的墳墓裡,不得作聲。




    直接上youtube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EGIjjlFLzo


    中國大陸地區的朋友,請前往土豆網觀看:
    http://www.tudou.com/home/_108267504



    現在我們來看另外兩首詩,都是寫「靜默」的。第一首不很討喜,詩名是「古老的愛」,其實是對耶穌的控訴。如各位所知,海倫有些詩是在為她自己的不幸責怪耶穌,比如這一首;有些則坦露她對耶穌的愛,本詩不在此類。

    這一首詩主要在控訴耶穌的沉默,沒有在她需要時幫助她;但這顯然是海倫自己「把耶穌禁聲」的投射。因此,本詩是「小我的沉默」的例子,表達出我們所有人心底自認罪孽深重的內疚感,相信自己對上主(當然也對耶穌)犯下大罪,背棄了祂們。我們先認定:「祢的愛不夠,我要去找我自己的愛!」「祢的王國不能滿足我,我要造我自己的王國。」然而,由此滋生的罪咎感恐怖難當,我們乾脆造出一個世界來將罪咎掩蓋;在這個世界裡,我們一再重施故技,將上主聖愛禁聲,而且還藉由投射,反過來指控上主:「我會活得這麼悲慘不幸,都是因為祢幹的好事!」基督教兩千年歷史當中,我們導演的這齣荒謬劇的主角,無疑就是耶穌了,我們指責他棄我們於不顧。海倫這首詩要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我的愛 祢沉默不語
      未曾有一聲光明
      傳到我幽暗的心底
      淚眼等待祢 卻遙遙無期
      曾經何其珍視祢的容顏

      如今已難憶起
      過去的祢 印象依稀
      現在的祢 形同陌路
      將來的祢 想像難及
      我嘗以為曾認識祢

      思之再三
      恍若真實的 卻是夢境
      我的愛 我已閉上眼睛
      祢既不發一語 我只能繼續沉睡
      直到夢也失憶
      難道聖子寶貴的承諾 竟是沉默
      無人回應的荒蕪幻境
      是祢獻給憑聖子悟入天父者的最後勝利?
      聖愛如此遙不可及
      祢曾許諾盡未來際的回應
      我的愛,祢卻沉默不語

    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寫出這樣的詩,無情地控訴耶穌不守諾言,棄我們於不顧。但是,如果我們好好往內看,不難發現,我們該控訴的是自己,是我們背叛了祂,把祂埋葬在自己心底的墳墓裡,不得作聲。其實,祂的愛不斷向我們發聲,始終與我們同在,是我們自己將它禁聲。但是,那樣做的罪咎感實在太沉重,我們不得不將它掩蓋,向外投射,責備外面所有的人,包括耶穌和上主。

    甚至可以說,所有宗教都是為了掩蓋這罪咎感而建立的,方法有兩種,一是假裝上主沒生氣,仍然愛我們;一是把所有罪咎投射出去,讓上主當壞人。前者,我們把上主和耶穌變成特殊之愛的對象,盡情稱頌,說上主和耶穌深愛世人,我們也愛祂們,天上人間是個幸福家庭。但這顯然是防衛措施,不願承認是我們永遠遺棄了祂們,才使祂們不得不遺棄我們。後者,則是特殊之恨,控訴祂們不守諾言,只愛某些人、某些團體,而不愛另一些團體的人。換句話說,到頭來,我們所崇拜的神、和我們所崇拜的救世主,本身就充滿了特殊性。

    海倫還有一首詩,名為「改宗」,也是在耶誕節寫的,和另一首非常有意思的「神聖耶誕」作於同一天。

    「改宗」有三個詩節,第一節寫小我的沉默,和我剛剛讀的那首非常類似。接下來的兩節寫真正的靜默――聖靈的寂靜,是能夠終止小我喧囂的靜默。我記得海倫寫下這首詩的時候,我們想不出標題,海倫原想題為「靜默」,因為內容顯然是關於兩種靜默的。但好像就是不太對勁,我不記得後來是海倫還是我想出「改宗」的,不管是誰,就在想出來的那一刻,整首詩就進行得非常順暢,因為的確是從第一節「小我的沉默」,改換到後兩節「聖靈的寂靜」。而那個「改宗」或轉換,正反映了心靈的轉變,從過去選擇小我到如今選擇聖靈。我來讀一下第一節。

      有一種靜默 是對基督的背叛
      不讓絕望的世人 聽見上主聖言
      未說出口的救恩永在
      但沉默阻擋了他們自地獄復活
      上主之子異鄉羈留
      他們徬徨流浪 無處安息
      黑暗中獨自摸索 前途未卜
      在沉默的墓穴裡 等待重生

    這一節冷酷地描寫現實人生。但如前所說,我們卻將冷酷的現實掩蓋,假裝世界令人滿意,美滿幸福,充滿希望。但世間其實毫無希望可言,如〈練習手冊〉第182課所說,因為這世界不是我們的家。每個人都在世間流浪,「在黑暗中獨自摸索 前途未卜」,我們在世間無家可歸,卻不願承認,仍拼命找尋活著的意義。就算現在找不到,也寄望終有一天能找到。或者認為,我的人生沒意義,而別人有,那是因為他們偷了我的,所以我人生的意義就是去恨他們。也就是說,不管用什麼方法,我們都拼命想在一個空洞的世間尋找意義。

    然而,世界唯一的意義,就是等待我們去發現它的無意義。真正的意義不在世間,而是在心靈中已遭我們背棄的那一部分。就像第一句所說:「有一種沉默 是對基督的背叛 不讓絕望的世人 聽見上主聖言」。所以,真正的背叛感和罪咎感並非出於我們心靈中無端生起的小小瘋狂一念,而是因為我們選擇了小我的詮釋,而放棄聖靈的詮釋。我要強調這一點,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理解日常生活中的罪咎感。小小瘋狂一念本身並不是問題,因為「和上主分裂」是不可能的事。問題出在我們聽信小我,小我對那一念極其慎重,認為它的出現神聖無比。而我們生活中一再反覆上演的,正是心靈中認同小我、背叛上主聖言的那個抉擇。任何時候,當我們心中生起分裂和特殊性之念,或匱乏、批評的想法,甚至只是一絲不悅,只要是出於二元性和分裂聖子奧體的意圖,不論任何形式、大小,都是那原初一念捲土重來的反映,在那一念抉擇之中,我們背叛了基督,把聖靈逐出我們的心靈王國。這就是我們的罪咎。

    只有當我們覺察到這才是問題所在,並認清我們絕不可能在世間找到幸福,才會真正轉向內心,尋找另一條出路、另一種靜默。由這裡,進入本詩的第二段。

    靜默之詩(下)── 聖靈的寂靜


    臺灣奇蹟資訊中心提供
    中譯:慧軍
    修訂:Robert、一心
    字幕核對:Bambhutia、彭桂華


    歡迎贊助
    http://www.acimtaiwan.info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