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若水答客問]穿越魔窟後,怎麼還在魔窟裡?
文章 影音版編/發表於 2017 01/22, 11:51
     

    [若水答客問]穿越魔窟後,怎麼還在魔窟裡?

    錄音下載請點我

    最近在臉書上看到學員的一些分享,還引發了熱烈的討論,非常有意思。

    學員提問:
    當我真正穿越魔窟,化解了糾結以後,雖然當下很輕鬆,卻覺得「後味」怪怪的,有種自己在搞自己的感覺,我不確定這是因為不習慣平安,所以很快就抓回恐懼,還是我又在死胡同裡打轉了。

    每次走完過程後,剛開始有種破關的快感,但馬上跟著出現一種自己耍了自己的感覺,似乎這整個穿越的過程只是讓我「有事可做」而已,好像在做一個不斷療癒自己的夢,但我卻沒有更加清醒,也沒有變得更柔軟、更溫柔,反倒覺得自己更「無情」了一點。就算當下有一點鬆了的感覺,或感到被愛包圍,甚至充滿感恩,可是過了一天,那種無情、腐敗的味道又會瀰漫上來。我原以為那可能是因為我穿越得還不夠,可是,這幾年來,我發覺被困住了,好像一直在「穿越的快感」和「之後的鬱悶」兩極之間擺盪。雖然我好似跟那個「我拒絕接納的自己」和解了,但又如何呢?一度以為我明白寬恕的目的,但現在卻又摸不著頭緒了。

    我們反覆操練寬恕,究竟在寬恕什麼?究竟要和解什麼?


    若水:
    這位學員的反應與感受,我們不少人都有類似的經驗,修奇蹟之人忙著投射後寬恕、受傷後療癒,好像有所進步,但又好像在原地打轉,不知道自己究竟成長了沒有,還是在找事情折磨自己。為什麼會生出這樣的懷疑?很簡單,如果我真有進步的話,為什麼類似的情緒或問題依舊在作祟,為什麼我沒有感受到最真的愛?這個問題其實不能用「我需要寬恕什麼、或有什麼需要和解」這樣簡單的答案來作正面的答覆。

    既然這位學員用二階課程裡所提穿越「魔窟」的比喻,那我也延續這個比喻來回應一下,用兩種不同的角度來答覆。

    第一個角度是「場景」的問題。我們若想在魔窟裡寬恕、療癒、和好,希望能夠大放光明,或讓魔窟裡瀰漫愛的天音,NO!不是這樣的,我們不可能「在魔窟裡」真正療癒或享有真正的平安。可還記得,魔窟必須要「坍塌」,魔咒才能解除,所以千萬不要用《奇蹟課程》裡的話或境界來賦予魔窟裡的夢境任何新的意義,修行的重點不在魔窟裡寬恕了什麼、療癒了什麼、和解了什麼。

    第二個角度,我要答覆的是「我到底寬恕了什麼?療癒了沒有?和解了沒有?」,這個問題背後隱藏著更深的癥結:「我」── 這個主體。當我們的思緒出現「我」要寬恕、「我」要療癒、「我」應該要更覺醒一點、更有愛心一點,「我」怎麼感受不到平安,那表示「我」修得一定不夠好……,這樣的反省老是跟著「我」的經歷或感受去評估自己修得成不成功、修得對不對,表示我們又栽到小我的手裡了。當我們說「我的感覺」、「我修得好不好」,這個出發點 ──「我」── 正是我們當初掉入這場惡夢的起因。所以我不是在答覆你的問題,而是反問出你的問題裡「有問題」,因為只要跟「我」有關的問題在魔窟裡面是無解的,我們必須要知道為什麼無解,然後再提出為什麼要換場景── 我得從這個「我」跳出來,問題才能真正解決。

    不知用這兩個角度,是否能帶給你新的靈感,重新去看這個問題。

    《奇蹟課程》究竟修對了沒有,和感覺自己有沒有愛心、是否更覺醒,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不妨這樣說:「我再也不擔心我修得如何」,這時反倒表示我修對了。可以了解這下面的深意嗎?我真正要的幸福平安,跟我在魔窟裡、甚至是美夢裡做什麼一點關係也沒有,因為我的幸福不是靠我幹了什麼事、做了什麼夢,而是建立在「我永遠都是上主所創造的我」,以及「我仍然活在天堂中,只不過做了一個分裂的夢而已」這一前提上,因此我的幸福平安,不是靠這個「我」在魔窟裡寬恕、化解、療癒到什麼程度,反之我們要更敏銳的覺察到,之所以感受不到自己本來就有的平安或幸福,就是因為這個提問的「我」大模大樣的擋在自性之前,在那兒指指點點地為自己做評估。

    所以問題不在我寬恕了什麼、和解了什麼,而是這個「我」── 魔窟本身 ── 必須要坍塌,這個「我」必須要放掉,如此,那無須療癒的圓滿真相就會在我們的覺知中浮現

    我跳出了這個問題,而從問題背後真正可以被解答的層次來回答。這位學員的提問很明顯的反映出,他已經達到「登堂入室」的臨界點了,也就是說,我們以前都是在夢中修行,可是修了一陣子,下面有個什麼東西好像快要化解掉了(表示夢境快要坍塌了),那個時候他開始慌了,如提問所述,這裡面有種腐臭的味道,知道「自己並沒有更溫柔、更多的愛、也沒有更多的覺醒」,小我害怕真實就要登堂入室,自己就要消失了,當然會開始反彈。

    讓我針對第一個角度補充一下,雖然「我必須要消融」、「魔窟必須要坍塌」,聽起來好像很可怕,好像什麼都會喪失,但這就是《奇蹟課程》厲害的地方,因為它不會直接跟小我作對,它先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幫忙化解一些障礙,教你溫柔地自我寬恕,使這個好像快要天崩地裂的臨界點發生的那麼自然,讓你經驗不到劇烈的衝突。當你經過一點一點的寬恕,你是在寬恕或療癒的過程中不自覺的解除了一些東西,而讓新的體驗出來,至於寬恕了什麼、療癒了什麼根本不重要,它的過渡是非常溫柔的,不會真的像電影中魔窟坍塌的那樣慘烈。

    其實,我也在奇蹟的門檻進進退退的,但我還是可以分享一下《奇蹟課程》如何陪伴我們穿越魔窟,銷毀自我的魔咒。

    首先,我們不是獨自進入魔窟的,只因為我們終日忙著過關斬將、處理問題,常忘了耶穌或聖靈「死守」在旁邊,一刻也沒有離開。祂早在魔窟坍塌前就為我們鋪好了路:祂先訓練我們慢慢看清魔窟的虛幻,然後還給我們一個護身符 ── 寬恕。為什麼說是護身符呢?因為你若不寬恕,你必會跟它鬥,如此一來魔窟就變成了你的對頭,那就很可怕了;但你若寬恕,它就勾不到你、左右不了你了。所以《奇蹟課程》先訓練我們看到魔窟本身是虛幻的,只要我們寬恕,它就真的傷害不到我們,好像做了一場惡夢而已。

    「寬恕」這個護身符,幫助我們在魔窟的這場大幻劇裡不受任何傷害,所以不管是我寬恕了你,或療癒了哪一個創傷,都不重要,這有點像是聲東擊西的伎倆。從寬恕的過程裡,我們經驗到那個被寬恕的人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個人,而這些化解的經驗將會解除魔窟虛張聲勢的威力。一個寬恕,就能讓我們穿越看來很可怕的磨難,解除它對我們的魔咒。

    我再強調一次,寬恕的功夫,並不在於我寬恕了某個人或某件事,而是讓我們親身體驗 ── 那個人間經歷、那個魔窟「根本就不是真的」,不要被它可怕的表象給嚇住了,這是為了魔窟的坍塌而準備。它得先「幻化」,看透它的虛妄以後,魔窟就「啪」一聲沒了,它不會像電影裡一堆巨石掉在你的頭上的。寬恕的過程能讓「魔窟坍塌」轉變為「在美夢中甦醒」,這兩者是很明顯的對比,如果寬恕功課做得好的話,就能使慘烈的「坍塌」變成美夢「覺醒」,不必付出失落的代價。

    現在回到「第二個角度」:「我」這個主體需要消失,這聽起來好似很可怕,但《奇蹟課程》這麼大一部書、365課、囉哩囉嗦的,就是在幫我們準備「坍塌」。雖然覺醒的途徑中,有頓悟的方式可以直奔山頂,但《奇蹟課程》把這條線拉得很平坦,這也是在為「自我的消融」鋪路。因為「我」對自己是那麼的重要(我要修得好、我不要受苦),但這個「我」本身就是讓我們經驗不到圓滿自性的原因,所以《課程》不會要你直接把「我」放掉,它首先訓練我們慢慢學習用「共同福祉」來取代「個別」利益,這是〈教師指南〉裡跟我們說的:不論做什麼,永遠著眼於共同福祉,你從來不必要做任何犧牲、不需要靠自己奮鬥,而是學習在更大的生命(一體生命)裡面去體會自己的力量。只要能在更大的生命中體會到力量,這個小小的自我便會慢慢消融,根本就感覺不到有什麼損失。

    耶穌曾教我們領受救贖之道,就是放棄人我對立的分裂之念,選擇更大的一體生命。如果我們在寬恕的過程裡,能一再地經驗到化解分裂,並且體驗到那個原本對立的生命開始相通,那麼我們也不難想像,自己所認同的肉體、這個小小的自我感開始消退,即使受到一點傷也不再那麼嚴重了。只要有這樣一個更大生命的體驗,我現在所認同的這個「我」,在這個世界上、這一生,不論是變得更大一點或被人傷害一下,都不會造成太大的恐慌與失落。因為你知道,還有其他的「我」會幫你撐下去。

    這也是我近年來的感受。如果沒有一點聖子奧體相通的經驗,我當然會著眼於這個「我」到底修對了沒有、「我」到底解脫了沒有?這個「我」一成為反省的焦點,小我的「無情」、腐敗的味道就會冒出來。這時對治方法很簡單,只要求助於聖靈的眼光,就會了解:啊!不過又是看走了眼而已!這個「我」在夢裡活得好或壞一點也不重要,只要把握這個機會求助耶穌,不再賦予「我要變得多好」任何意義,我就不會受到夢境的控制。這一刻,剛剛所有的問題、所有的擔心都控制不了你,你必會覺得:「這有什麼好怕的?」

    如果我們還寄望著一個與別人不同的生命,想要在魔窟裡獲得療癒、活得比別人更像樣,那我們在修行的路上一定會非常失望,因為魔窟中永遠瀰漫著死亡的腐朽味,要在魔窟裡修得光明喜悅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奇蹟課程》中說的「真實世界」可不是在魔窟裡的光明世界,「真實世界」是在我們心念裡,所以外面世界可能仍是魔窟,但魔窟在你心中已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用肯恩做個例子。在人生夢境裡,他為了版權的問題變成了被告,他的老婆也很麻煩。他本來只是肺積水,到最後一刻竟然發現了癌,很快就離世了。不論任何境遇,我感覺到他的焦點始終不變,就像他自己後期不斷地提醒我們的:「所有的問題不是在於選擇這個或那個,而是選擇小我或聖靈」,就這麼簡單。不是選擇官司要怎麼打,或把老婆變得如何,最重要的是,這一刻,我是選擇聖靈為師,或小我為師?只要選擇聖靈的眼光與態度,至於結果,就不是「我」的事了。所以官司不需要打勝、老婆不需要改造、癌症也不需要療癒,他只有一個責任,就是選擇聖靈的慧眼。事實上,官司沒打勝,《奇蹟課程》照樣流通、照樣賣;老婆不必改,但她現在著手繼續肯恩未完的工作;肯恩跌破所有人的眼鏡,比我們先走了一步,可是他的思想照樣傳下去。他從不認為他要在人間活得多好給我們看,他唯一的功課就是每分每秒跟隨聖靈,做出耶穌當年所做的選擇。

    肯恩有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只是每天把24小時用完,就沒事了」,他並沒有賦予他的基金會或傳道工作多大的意義,因為這些外在的事情,仍然屬於魔窟的一部份,遲早也要坍塌的。

    我自己這些年來也慢慢學會看到,我不需要活出什麼表率,那不僅是自找麻煩,也是自不量力。我在這幾年的教學中體驗到,我真的和每一位奇蹟學員分享同一個小我、活在同一個小我之中,而我們都在「輪流選擇聖靈」,給自性一個現身的機會。為什麼說「輪流」?我曾經以為我比較成熟,會因弟兄不成熟的表現而痛心疾首,正當為別人操心的時候,轉眼竟然發現自己也掉入另一個愛恨關係裡,我的感受與反應比剛才那位弟兄好不到哪裡去。那時,我竟有種解脫的感覺 ──「我」真的不必要修得多好,「我」倒下去的時候,聖子奧體裡其他的弟兄會「輪番」上陣,替我選擇聖靈,讓靈性的光輝帶給我們一些希望 ── 而我也能享受得到。

    慢慢的,真的會覺得自己變成怎樣根本不重要,也不冀望魔窟一定要呈現出什麼美景,我只需要記得一個功課,就是把眼光從「我的感覺」、「我的美夢」抽回,隨時回到心靈層次,溫柔地提醒自己:「拜託拜託,下次聰明一點,用寬恕解除『自我』的魔咒,多多選擇聖靈的眼光去看祂的世界,這一生也就可以安了!」


    繼續閱讀WL_楚門的聯想


    感謝

    曼慈 / 聽打與編輯
    若水 / 修訂


    -------------------------------------------------------------------
    語音資料相關連結:
    若水語音目錄
    *更多共修演講錄音、有聲書試聽,在奇蹟課程中文部喜馬拉雅FM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