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肯影音]規範弟兄的行為/勝利的痛苦代價
文章 影音版編/發表於 2016 10/03, 12:15
     

    規範弟兄的行為(Placing Limits on Behavior )
    勝利的痛苦代價(The Pain of Triumph)


      課程從來沒說你不該採取行動來規範他人的行為。唯一重要的是,在行動之前,應該盡可能清除自己小我的干擾,只有這樣,你的干預才會充滿關懷與愛,不帶任何仇恨、評判和懲罰的意圖。




    直接上youtube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5kT--_C3Dk


    中國大陸地區的朋友,請前往土豆網觀看:
    http://www.tudou.com/home/_108267504



    學員:如果你有個很親近的人,一直活在夢裡,你不接受他的夢,他就開始折磨你,怎麼辦?

    肯恩:先聲明一下,所有我先前所說,和接下來要說的都是指內涵層面,而不是形式。因此,如我早上提到,這當然不是說你不應該充滿愛心,盡可能地聆聽對方,同時對他們的行為加以規範。

    雖然這樣引用有些冒險,但你甚至可以借用耶穌談「聖靈的創造」時說的這句話:「上主已為我們的妄造能力設了限」,表示我們心靈中有個清明的部分。你可以把這話理解成:你該為弟兄的妄造能力設限。再強調一下,這首先指的是心靈層次,我早上也說過,但往往也意味需要設定一些有形的規範。

    做父母的都知道,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你得給他們訂規矩,否則你會惹上很多麻煩,孩子也一樣。同樣的道理,老師必須規範學生,社會也必須約束個人的行為,否則我們根本無法在社會中共存。若容忍迫害、強暴、謀殺、偷竊,對誰都沒有好處,對施暴者亦然。所以,課程從來沒說你不該採取行動來規範他人的行為。唯一重要的是,在行動之前,應該盡可能清除自己小我的干擾,只有這樣,你的干預才會充滿關懷與愛,不帶任何仇恨、評判和懲罰的意圖。這是有方法能做到的。我們都記得曾被一些仁慈但嚴格的老師教過,也記得一些很沒愛心,甚至兇狠地管教我們的老師。管教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制止粗暴和反社會的行為也有很多方式,但總的來說,不外出於正念與妄念,最後還是歸到「你究竟選擇跟隨哪位老師」這一點上,讓這位內在導師幫助你放下評判。

    學員:如果我選擇正念,還會受到肉體以外的傷害嗎?

    肯恩:你是說,選擇正念時,別人還能不能傷害你?

    不能。除了肉體之外,你不會受到其他傷害。因為你不會把肉體的攻擊當真,你不會把外在攻擊行為當成攻擊。所以,有句話問道:思想有危險嗎?對身體來說,是的。只要與身體認同,等於與脆弱認同,那你一定會認同於攻擊以及自己的無辜面容,認定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卻橫遭攻擊、無辜受害。你認為別人攻擊你,這樣就可以理直氣壯發動反擊。然而,你若有正念,就會看出別人是在求助。當然,這不表示你應該縱容別人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身心,但你不會把它視為攻擊,因為正念會自動把攻擊行為轉譯為求助的呼喚,於是你會回應它的求助。也就是說,因為你已經聽到攻擊底下是在呼求愛,所以你會以慈愛的方式回應,包括你可能會採取行動去制止那人。你的出發點若是愛,你和他的互動就不會助長攻擊。但是,如果你的出發點是妄念,你的攻擊會助長對方攻擊,你又變本加厲地反擊回去。各國政府之間就是如此,導致戰爭和軍備競賽,越演越烈;這也是為什麼人們長年陷於衝突、對立與仇恨,以及家族與集團之間世代難解的宿怨。

    然而,你只需要改變眼光,不把對方的行為看成攻擊,真誠地聆聽那求助之聲,聽到對方其實是在懇求你聆聽他的心聲:「我心裡那個小孩,喘不過氣來,他要自由。」這就是182課「我願安靜片刻,回歸家園」裡所說的小孩。我不讓心裡那個渴望自由的小孩好好呼吸,因為我太恐懼;一邊掩飾自己的恐懼,一邊又痛恨自己的掩飾,最後痛恨我對自己的痛恨。於是,唯一的逃避之道就是投射出去,怨恨你、攻擊你、詆毀你、把你釘上十字架,極盡惡劣地對待你,但願你能聽到我內在那個小孩的呼喚。那麼,即使你外表採取了某種防衛行動,內心還是可以處於不設防狀態。用這種心態來回應,不管表面上怎麼做,你的行動總是象徵那寬恕之手的撫慰,於是一切都會改變,不單對你自己,對於對方,當時候到了,這象徵也會成為一記提醒,提醒他作出同你一樣的選擇。

    學員:請你談談「隨勝利而來的沮喪感」好嗎?

    肯恩:「隨勝利而來的沮喪感」?

    這好比宿醉的經驗。就像你灌下一整瓶的威士忌,你把它征服了,自己卻免不了一場宿醉,是同一回事。生理上的反應是,醒來之後,頭痛欲裂,心理上的感受則是你所說的「沮喪」,有時會變成憤怒。

    前面引用過:「你若知道特殊關係不過是戰勝上主的標誌,你還會要它嗎?」當你從某人那裡爭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會有勝利感,你有「我又得逞了」的興奮;可之後,就生出一個可怕的念頭:「天哪!我又在幹同樣的事情!」這就是沮喪。誠如我先前所說,學習《課程》的目標,是縮短因、果之間的差距,讓你能立即覺察。就像一個貪杯的人心知肚明,只要喝一口,後果不堪設想。或者,如果我有糖尿病,只要一塊蛋糕下肚,當下就能感到那可怕的後果。如果我不擇手段從他人騙取自己想要之物,事後,我一定會感到不舒服。你越能縮短這因、果間的距離,就越不會想要去做了。

    學員:當你感覺贏得一場勝利時(起碼自己心裡覺得如此),起先有點興奮,雖然比起你曾被他們打敗的痛苦,這並不算什麼。但是,就在你終於打敗他們時,卻馬上生起病來,還病得不輕。所以,你的解釋似乎很合理。只是,為什麼我老是陷入同樣的模式呢?

    肯恩:因為你笨。

    學員:謝謝。

    肯恩:大家聽到這話都很開心,因為笨的是你,不是他們。

    學員:我想我是希望從中得到點好處。

    肯恩:是啊,你從中獲得一種悲慘的感覺。小我就是要你活得很慘,因為這樣你就不得不向它求助,它會教你:我們再來找個特殊關係,這回好好修理他一頓,我保證,這次一定會成功,哈哈哈!但那不過是重蹈覆轍。我先前應該提過,佛洛伊德所謂的「強迫性重複」,我們不由自主一再重複某些神經反應模式,因為它會讓我們如願以償,活得很慘,這樣,我們就可以去怪罪別人了。



    臺灣奇蹟資訊中心提供
    中譯:慧軍
    修訂:Robert、一心、若水
    字幕核對:Bambhutia、彭桂華

    歡迎贊助
    http://www.acimtaiwan.info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