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肯影音]小我要在人間看見邪惡
文章 影音版編/發表於 2016 08/16, 11:04
     

    小我要在人間看見邪惡(The Need to See Evil in the World)

      我們需要在人間看見邪惡,我們渴望世上惡事叢生。至於怎樣才算邪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了算!我需要知道什麼叫邪惡,唯一的原因,是想說出:「我是無辜的,你才是惡人。」




    直接上youtube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fl28t9emMk


    中國大陸地區的朋友,請前往土豆網觀看:
    http://www.tudou.com/home/_108267504



    學員:我想我是落入形式了。請問你怎麼定義「邪惡」?謀殺算嗎?你也提到過背叛、偷竊…,這些都是形式。

    肯恩:「邪惡」的定義因文化社會背景而異,比如,布希總統宣稱九一一恐攻是邪惡行為,蓋達(Al Quaeda)組織和賓拉登都是萬惡不赦之徒,因為他們不只殺人,而且濫殺無辜。但回教世界卻認為我們才是壞人;什葉派領袖說我們美國人是頭號撒旦、萬惡之徒。我不認為世上有符合所有人標準的客觀定義。

    邪惡,幾乎可說是天理難容之罪,光是殺人還不算,必須是精心預謀的殘酷行為,才堪稱邪惡;但這又要看文化背景了。譬如,1945年活在日本的人會認為我們投那兩顆原子彈是邪惡罪行,我們卻不那樣認為。所以,就像審美一樣,不同文化往往看法迥異。

    人類以各種方式定義邪惡,其實是因為我們想要看到它。我們需要在人間看見邪惡,我們渴望世上惡事叢生。至於怎樣才算邪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了算!我需要知道什麼叫邪惡,唯一的原因,是想說出:「我是無辜的,你才是惡人。」因為在小我思想體系裡,永遠是「非此即彼」的,也就是說,上主之子各個不同。這又掉回了小我眼中的差別相,小我把差別相奉為天條,只為了重申:「有些人無辜、有些人邪惡」、「有些人好,有些人壞」。而如果我能夠分辨誰是惡人、壞蛋,自然表示我和他們大不相同。這就是小我「非此即彼」的思維模式,從頭到尾,都是「上主和我不能並存」的問題。如果上主圓滿一體的生命真的存在,我就不存在;而如果我的個體性存在是真實的,那上主的圓滿一體生命就不可能存在。非此即彼。這就是我們抵制上主的手段。

    如果我能夠用苦難向上主證明誰才是有罪之人,那人就會被上主定罪而下地獄,而我才能恢復清白,因為「非此即彼」。若能在別人身上看見邪惡,就不必在自己身上看見。不說也知,這是小我最擅長的投射伎倆。為了能夠投射,我總得先找到一個合適的目標,才好把我其實認定存在自己內的邪惡丟給他。

    我經常引用〈練習手冊〉第93課的第一句話,想必你們都很熟悉了:「你認為自己是邪魔、黑暗與罪惡的淵藪。」從這一點來看,教會的說法並沒有錯:我們與生俱來都有原罪的污點。但從《課程》的觀點來看,教會錯在把定罪這事跟上主扯上關係,其實根本沒這一回事,這一切不過是我們自己的一場噩夢。在這場集體的人生大夢中,我們相信自己是邪魔、黑暗與罪惡的淵藪,沒有人不受原罪的污染。

    〈教師指南〉有一段非常精闢,在「上主之師該怎樣面對怪力亂神之念?」這一篇裡,談到人心中那場驚天動地的天人之戰,說道:「憤怒的父親向他罪孽深重的兒子討債。若不痛下殺手,就得坐以待斃。」耶穌也因此引述〈馬克白〉一劇的話:「雙手的斑斑血跡是永遠清洗不掉的。」不論你同不同意佛洛依德的某些論點,但是他所謂人類普遍的「戀母情結」(即所有做兒子的都會想殺死父親,和母親上床,女兒的反應則相反)談的其實就是我們人生中最早的特殊之愛和特殊之恨的關係。意思是,我們若想擁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就會想除掉所有礙事的競爭者。這是最原始的「權威」議題:我們想殺掉的父親,其實象徵我們堅信已經死在自己手裡的天父。人間所有苦難皆由此而起,這也是邪惡的本義。

    從小我的眼光來看,我毀了天堂、殺了上主,將祂的生命占為己有。如今我擁有了生命,而上主已死。我不單擁有生命,還成了生命的創造者。這就是耶穌在〈正文〉中所謂「小我造出自己」之義;小我相信它之所以能創造出自己,是因為篡奪了上主的大能。我們把上主拉下來,毀滅祂,然後登上寶座,自命為上主。這就是《課程》對「原罪」的詮釋。在小我思想體系裡,這等同於邪惡。

    我們的惡行令人髮指,而且不是無心之過,這才是真正恐怖、邪惡之處。它不是無端發生的,而是刻意選擇的結果,而且我們還繼續如此選擇:不斷把身體當真,決意重蹈覆轍毀滅上主──我又把上主幹掉了! 所以,耶穌才會說出下面這句話:「你若知道特殊關係不過是戰勝上主的標誌,你還會要它嗎?」這話顯示出我們始終都在選擇特殊關係。

    每一次你沉溺於特殊性,從某人身上得到某物來滿足自己,不論那是肉體上或心理上的需求,都是在對上主說:「我不需要祢,我要的是這個!」「我要自己作主,造我自己的世界,訂我自己的遊戲規則。」《課程》稱之為「無明亂世的法則」。我只玩自己訂的遊戲規則,它足以取代祢的法則,祢的法則從此全部無效。所以,每次我們沉迷於特殊性,從別人那裡獲取所需時, 那些成就再次證實了我相信的「最初的勝利」──我打敗了上主。

    當然,在實相中,這從未發生過。但它卻成為原始的罪與咎,是「邪惡真的存在」的原始信念。我若存在,邪惡就一定存在,因為使我生命得以存在的,不僅是邪惡之念而已,還有邪惡的自私行為,為了搶奪上主之物,不惜犧牲祂,也犧牲了聖子。因為在小我的思想體系裡,不單上主被摧毀,基督也被釘上十字架。當然,在實相裡,什麼也沒發生。這就是《課程》的根本主張:邪惡不存在,只因小我不存在;身體不存在,世界不存在,因為分裂從未發生過。但是在夢中,這些都顯得非常真實。

    因此,你如今該做的是回到內心,看到自己才是惡人。但這絕非事實,因為上主從不這樣看我們,但問題是:我們始終如此看待自己。若不正視這一點,就會繼續把自己對邪惡的信念投射在外。

    你的任務──也是寬恕的任務──是發揮奇蹟的作用,把觀念帶回它的源頭。觀念從未離開過源頭,但你卻認為它離開了。也就是說,你必須意識到:自己所以會在世上看到邪惡而且當真;是因為你先在心內看見邪惡且當真了。



    台灣奇蹟資訊中心提供
    中譯:慧軍
    修訂:沃伊德、Robert、一心、若水
    字幕核對:小鹿兒、彭桂華

    歡迎贊助
    http://www.acimtaiwan.info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