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課程中文部官方網站
http://www.acimtaiwan.info/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http://www.acimtaiwan.info/viewtopic.php?f=65&t=2488
1 頁 (共 1 頁)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3/01, 12:16 ]
文章主題 :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前言

    近來許多關於《奇蹟課程》早期版本的議論甚囂塵上,我覺得需要談一談《奇蹟課程》從海倫的筆記本到一九七六年正式成書的這段歷史,並詳細說明當中的是非曲直。

    二〇〇七年在亞特蘭大的工作坊,有位學員曾經針對《奇蹟課程》的版本提出疑問,這篇文章是根據我當時的回答,重新編輯增補而成的。雖然大部分的內容已經在《暫別永福》(譯註)裡說明過,我仍希望能藉由此一問答的形式,進一步釐清學員對《奇蹟課程》的誤解,減少學員對心靈平安基金會出版的《奇蹟課程》的疑慮。

    心靈平安基金會的版本是由海倫親自授權出版的。

譯註:Absence from Felicity: The Story of Helen Schucman and Her Scribing of “A Course in Miracles, by Kenneth Wapnick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網站將依章節,分段陸續刊登。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3/09, 08:14 ]
文章主題 :  Re: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前言)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筆錄過程簡介

    我先簡單介紹《奇蹟課程》的「撰寫」過程,以及海倫的筆錄如何從她的筆記本演變成為我們人手一冊的藍皮書,由此切入幾個因為以訛傳訛而生的疑問。

    一九六五年十月海倫開始「撰寫」《奇蹟課程》時,她記錄下了她所聽到的聲音。很多人認為那是海倫第一次聽到內在的聲音,這是人們對於筆錄過程最常見的誤解之一。事實上,她差不多整個夏季末期都聽到J兄的聲音,而且很清楚那個聲音來自J兄。附帶一提,儘管海倫用「聽到」來描述她的經驗,使人與聲音產生聯想,但是多年以後她告訴我,其實那更近似於「在腦中看到」。

    《奇蹟課程》開始之前,海倫收到的訊息主要是協助她和一位罹患腦癌的同事之關係,他們相當親近,這位同事最後死於腦癌。海倫用速記的方式,把這些訊息記在筆記本裡。海倫讀研究所的時候學會速記,她結合了葛雷格 (Gregg) 和皮特曼 (Pitman) 兩種主要速記法,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獨門方法。

    海倫收到訊息之後,她和比爾會在忙碌的工作中抽出時間,由海倫唸出她筆錄的訊息,比爾則用打字機一邊聽打出來。比爾後來半開玩笑說,聽打過程中海倫如坐針氈,極度不安,他必須一手打字一手按住海倫。有時候海倫會唸得結結巴巴,甚至失聲,完全不像辯才無礙的她。

    頭幾個星期的筆錄大約完成了《奇蹟課程》〈正文〉的前四到五章,與後面的內容相比,這部份牽涉許多個人隱私,而且比較像海倫和 J 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聊天,由海倫提問,J 兄答覆。此外,J 兄也會不時更正海倫筆錄的訛誤。海倫、比爾和我把這些被 J 兄更正的部分統稱為「筆錄訛誤」。

    《奇蹟課程》的開頭本來是 J 兄說:「這是一門關於奇蹟的課程。請記錄下來。這部課程的首要之務,即是記住『奇蹟沒有難易之分』。」這和發行版的開頭並不一樣。因為海倫記錄一段時間之後曾向 J 兄抱怨,說這本書需要好一點的開頭:「有誰會寫一本書,劈頭就說『奇蹟沒有難易之分』哪!」於是海倫錄下一些增補,變成了我們現在所讀的樣子。

    最初幾個星期海倫紀錄的基本形式是,先寫下一個奇蹟原則,繼而討論這一原則,然後 J 兄答覆衍生的疑問。當中還有一些比爾請海倫代問的問題。很明顯的,這些訊息多半是用來協助海倫個人以及改善她與比爾之間的關係的,他們無意公諸於世。《奇蹟課程》的產生,即起因於他們私人的各種困擾煩惱,那些訊息乃是針對海倫跟她丈夫(路易)的關係,以及比爾和朋友之間的關係所給的答覆(比爾是同性戀並且終身未婚)。

    除此以外,這段期間所錄的資料也幫助海倫和比爾連結兩種心理學,一是《奇蹟課程》所提供的心理學,一是他們所熟悉以佛洛依德為主的心理學。奇蹟心理學運用了許多精神分析的觀念,在替換小我的思想體系與運作上,它與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形式相近,本質卻大相逕庭。訊息中還夾雜一些針對佛洛依德 (Freud) 的討論,還有其他心理學家,例如榮格 (Jung) 和蘭克(Rank)。

    另外這部份的資料也討論到了艾德加.凱希 (Edgar Cayce),原因是當時比爾對艾德加.凱希很感興趣。當時比爾不僅強迫海倫閱讀一些凱希的文章,還要求海倫一起前往維吉尼亞海灘(譯注:美國維吉尼亞州西邊靠海的城市),拜訪凱希創辦的心靈啟蒙暨研究協會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Enlightenment)。當時艾德加已經去世,他們見到的是艾德加的兒子──繼承父業並且主持協會的修林.凱希 (Hugh Lynn Cayce)。

    最後一點補充,初期的筆錄資料裡還夾有其他議題,包括性、統計學和智力發展障礙等問題;後兩者是海倫當時在專業上最感興趣的議題。

    不過,以上所提的內容都不在我們所發行的版本裡,原因如下:一是這些內容涉及海倫和比爾的個人隱私,而且與《奇蹟課程》所要傳授的訊息無關。另一個比較重要的因素是,我們都知道只要海倫的小我從中作祟,她收到的訊息常會錯得離譜,從較早期的記錄裡,即可以看出其中帶有相當濃厚的海倫個人色彩,但是只要她的小我退到一邊,她又非常精準,這種狀況也說明了,只要訊息不被海倫的小我扭曲,《奇蹟課程》的教導就會純然只是奇蹟課程的教導了舉個例子來說,J 兄在原始打字稿(Urtext) 中對於「性」的論點頗令人意外,倒不是內容有多糟糕,而是那顯然反映了海倫個人的價值觀和立場。稍後我會再討論這個部份。另外一個例子是有關心理學家的討論,內容明顯偏愛佛洛依德,榮格則不怎麼討喜。海倫不喜歡榮格,比爾對榮格也不甚好感;他們對榮格及其著作所知不多,但是他們就是不喜歡他。所以當我們讀到關於佛洛依德和榮格的評語時,其中的偏見是顯而易見的。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考量是,海倫記錄的訊息如果跟現實世界的具體事件有關,通常都是錯誤的。關於海倫的筆錄還有一個常見的「迷思」:認為海倫所聽到的一定都來自 J 兄,所以字字句句都神聖不可更動。這個觀念和基督教基本教義派認為,《聖經》裡每一字每一句都不可能有誤的態度如出一轍。這種心態完全不符合《奇蹟課程》的形成真相,連海倫都不相信她所記錄的每一個字都是神聖的,比爾也不這麼認為(我個人也不認為)。我會在本文最後討論這本書的神聖性究竟何在。

    無論如何,幾個星期過後,海倫接收訊息的形式開始產生變化。不再是她和 J 兄的對談,而是類似上課的抄寫,彷彿 J 兄站在台上授課,而海倫則像個用功的學生,一邊聽講一邊寫下老師說的一切。我們讀到〈正文〉第四、第五章以後,會發現書寫的風格明顯不同了,文體較為流暢,也比較一致。而且筆調越來越顯優美,反映出海倫傾心的莎士比亞文體。大約從第十六章開始,形如詩體的段落愈來愈多,到了最後兩章全部是以「抑揚格五音步」的格式呈現。海倫原本沒有注意到這樣的改變,後來才發現接收的字句都含有清楚的節奏韻律。從〈練習手冊〉第九十九課起,連練習的指示都變成了不押韻的詩體。甚至部份的〈教師指南〉與後來完成的〈補編〉都是無韻的詩體。也就是說,當海倫「聽」得越清晰,她就「寫」得越明確越優美。

    我過去常用一個比方來說明開頭幾個星期的筆錄狀態。如果你住在美國西北或是中西部,出門渡假前一定會習慣把水龍頭給關好,等到渡假回來時,流出來的水往往因為水管老舊而夾雜鐵鏽。這時候你必須把水開著,待含有鐵鏽的水流光,水也就清澈了。海倫聽內在聲音的過程正是如此。她在接收《奇蹟課程》之前曾經看到一個「異象」, 她在海灘上看見自己和一艘船,她必須把船推到海裡。然後出現了一個陌生人過來幫忙(後來海倫認出此人即是 J 兄),她看見船裡有一台老式的接收器,海倫對這位陌生人說:「這東西說不定有用」,陌生人回答:「不行,你還沒準備好用這個東西」。事後回想,海倫才明白那人的意思是說,她當時還無法接收《奇蹟課程》的訊息。那台「老式的接收器」就是海倫,仍攪在一堆海藻裡。

    海倫前後花了約莫三年的時間完成〈正文〉的筆錄 (1965-1968)。〈正文〉完成九個月以後,〈學員練習手冊〉便開始了,從一九六九年開始到一九七一年結束。完成〈學員練習手冊〉之後數月,〈教師指南〉的訊息來到,於一九七二年九月完成。整個過程大約費時七年。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網站將依章節,分段陸續刊登。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3/16, 12:52 ]
文章主題 :  Re: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編輯校訂)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編輯校訂

    海倫、比爾和我稱呼比爾最原始的打字稿為 Urtext (原始打字稿),德文字根 ur 意指「原始、原作」,這個字通常用在指稱「原始的草稿、手稿」。比爾打完字以後,會再唸一遍給海倫聽,確定兩邊的內容一致。不過,海倫卻不見得每一次都把筆記本上的記錄全部唸給比爾聽,她後來告訴我,因為她知道那段文字不應該放在那裡,或者並不屬於《奇蹟課程》。有時候她會直接口述一些筆記本上沒有的內容。由此可見,海倫從來不認為她記錄的每一個字都是神聖不可更動的;對她而言,不但早期的資料裡面有許多屬於個人隱私的訊息,而且她很清楚自己(小我)會不時對記錄造成干擾。我們可以說,早期的記錄有些彆扭,不夠流暢也不太一致。舉例來說,有一次海倫寫:「奇蹟是鋼絲打造的蜘蛛網」,J 兄說:「我不是這麼說的」,然後修正了這個句子。在記錄之初海倫未上軌道,這類狀況相當常見。

    在那之後海倫重新打字,騰稿過兩次,並且依照 J 兄的指示稍作編輯。謄稿讓她晚上有點事可忙,藉此分散注意力。她喜歡找事分心,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形式」,刻意迴避訊息的內容。她常跟比爾說:「你注意他說什麼,我注意他如何說。」她對記錄內容帶有詩體的風格始終十分自豪。

    J 兄曾經明確地告訴海倫和比爾,只要跟個人隱私、特定問題或是特定對象的部份都不屬於將來出版的範圍。海倫和比爾原先連想都沒想過「發行」這件事,直到他們逐漸意識到,這些訊息不是單單寫給他們兩個人時,J 兄才告訴他們把不屬於《奇蹟課程》的資料拿掉。不只因為這些私人問題與一般讀者無關,更因為其中不少海倫的小我居中作祟,她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至於其他的部份,例如〈學員練習手冊〉不需要任何更改,〈教師指南〉也是。理由很簡單,海倫這個時候已經得心應手了,訊息輕輕鬆鬆的流過她,如行雲流水。

    我前面說過,海倫和比爾跟修林.凱希成為朋友,修林繼承父業,是個十足的南方仕紳。他不但對筆錄一事十分支持,也非常佩服海倫本人。關於這一點,有個小故事。大約是海倫和比爾第二還是第三次去維吉尼亞海灘時,他們拿著當時接收到的資料給修林看,修林對此讚佩有加,並且覺得自己的父親亦有貢獻。早期的筆錄資料有一個特點,它帶有艾德加.凱希的語氣,明顯流露「凱氏風格」。你覺得奇蹟課程難讀嗎?你應該試試讀凱希的書。他的書夾雜了很多古語,海倫讀過他的一些著作,顯然也因此受到了影響。筆錄剛開始的部份,你會看到這一短暫的影響。

    有一次,焦躁不安的海倫正要離開修林的辦公室,修林看著海倫說:「你一定是個頗具靈性稟賦的靈魂,可是,你看起來真是一點不像 。」這是海倫「面具」的一部份。每個認識她的人都覺得她帶有一股權威, 但是她的確看起來「不像」很有靈性的樣子。她給人的感覺是典型的神經質,充滿恐懼、焦慮,而且偏執,然而,這些優雅出塵的文字卻是通過她而寫下的。

    剛開始打字謄稿的時候,J 兄告訴海倫:「讓比爾負責編輯。」當時比爾可以冷靜的面對《奇蹟課程》,海倫反而做不到,她會把「讀起來感覺不對勁」的地方全部刪除。J 兄這個指令反應出海倫接收訊息的焦慮,焦慮使她無法做出清晰的判斷,比爾可以。這並不表示比爾全權負責編輯,更何況編輯工作也不是他的強項。在學術合作上,海倫才是編輯,比爾對這類事沒有半點兒耐性。海倫和比爾一起發表過很多專業論文,他們的合作方式是,比爾負責寫草稿,海倫負責重新編排、編輯、校訂。在編輯修改的過程中,他們總是爭辯不休,這也讓他們本來就有嫌隙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海倫對於「編輯」可是相當認真的,我有段有趣的軼事正好反映了這一點。有回我跟朋友約了中午吃飯,海倫也知道此事。當我準備離開辦公室時,因為海倫仍在電話中,所以我就遞給她一張寥寥數語的便條,告訴她我要離開了。她一邊繼續講電話,一邊拿出鉛筆開始「修訂」我的便條。

    話雖如此,只要涉及《奇蹟課程》的編輯,海倫從不自作主張。她很清楚這不是她的書。她一再聲明自己只負責形式而非內容,她知道內容不是她的,就連形式,若無 J 兄的讚許她也不會做任何改動,包括比爾對於什麼該留、哪裡該刪的建議。編輯完成後,他們用論文夾裝訂,一共四本。海倫通常只願給別人看第四本,因為文筆非常優美。

    後來海倫和比爾送給修林一份特別為他修訂的〈正文〉,隨後又送了〈學員練習手冊〉和〈教師指南〉,我們稱之為修林版 (Hugh Lynn Version),以便跟更早的版本有所區別。這是他們特別為修林準備的禮物,書內注明此書是為感謝他的支持,這些真誠的謝語顯然是給修林本人而非拿來公開出版的。修林版特意保持了舊版的用語,例如以「靈眼」代表「聖靈」。我想,這種替換,除了因為「聖靈」一詞讓海倫感覺不安以外,與凱希個人偏好「靈眼」一詞多少有點關係。順便一提,海倫只在筆錄的開頭使用「靈眼」,後來都改成「聖靈」了,只有修林版仍然保持「靈眼」一詞。

    我在一九七二年秋末認識海倫和比爾。那段時間是我雲遊求道的時期,我正計畫前往中東。一九七三年五月我回到美國,開始閱讀《奇蹟課程》,讀的是修林版。我把〈正文〉、〈學員手冊〉和〈教師手冊〉從頭到尾讀了兩遍。同年秋天,我讀完第二次以後,對海倫和比爾說,我認為《奇蹟課程》有必要重新編輯。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英文大寫毫無標準。海倫也有同感,只有少數幾處她有所堅持(我會在下文提到)。J 兄讓海倫處理大小寫、標點符號、段落、章節標題,因為接收到的訊息本身並沒有標題,沒有章節,也沒有分段。她覺得,既然 J 兄只管傳授訊息而不管標點符號和段落,這一責任她責無旁貸。因此海倫和比爾一起為訊息加上標點符號、分段、下標題、定出章節名稱。比較特別的是,J 兄強調「上主之子」要大寫,凸顯《奇蹟課程》和傳統基督教雖然使用相同的用語,但內涵卻大不相同,基督教的「上主之子」指的是 J 兄,而且一定大寫,但是在《奇蹟課程》裡面,J 兄強調「上主之子」應保持大寫形式,但卻不再是 J 兄的專稱,而是所有人的通稱。「救贖」也保持大寫,好跟小我的救贖(小寫)有所區別。

    除了極少的例外,風格形式方面一概由海倫決定。我讀過以後,感到濃厚的海倫措詞風格有淡化的必要,他們兩位也同意。這裡我想稍事說明海倫的個人風格。有一段時期,只要稍微牽涉到「上主」或是「天堂」等字眼,海倫就一律大寫。使用逗號時,她有兩套邏輯。除此之外,有些該用分號的地方,她會用英國式的習慣採用冒號。部份章、節的標題也有點怪,原因是她經常根據第一段的內容訂標題,因此有些標題並不切合章節文義,有些段落的分隔也稍欠深思熟慮。段落的分割缺乏一致性,我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海倫有陣子覺得每個段落都應該固定為九行。還有,她對於「that」和「which」的使用也有兩套標準,到頭來往往無法決定該用哪一套。我重新編輯的時候常常得把「that」改成「which」,把「which」改成「that」。海倫使用逗號的也是如此,邏輯不一致,所以我得回頭看原始版本,然後再做調整。

    我說這些的目的,是為了解釋海倫對奇蹟課程不拘小節的態度,不是指涵意的用詞,而是說她並不把呈現的形式看得神聖不可侵犯。我們三人都不曾把資料中的字字句句當成「神諭」或「聖言」,在斟酌字句之餘,海倫始終非常清楚《奇蹟課程》在說什麼,或者應該怎麼說,她非常堅持,決不偏離原意。

    修林版保留了一些早期的討論資料,不屬於《奇蹟課程》,不過這些都不影響《奇蹟課程》本身的教誨。例如關於佛洛伊德的討論,突然冒出來跟前後文毫無關聯,即不屬於《奇蹟課程》。

    此外,文中還有許多雙關語和文字遊戲。開始接收訊息時經常出現,後來雖然也有一些,但是比初期少了很多。比爾非常喜歡使用雙關語,我很少碰到像他那麼能玩雙關語的人。這似乎是為了讓比爾放鬆而設計的。話雖如此,我們還是刪掉了幾個缺乏深意的例子。例如,J 兄強調他能把小我的妄作轉為正念所用,他用了幾個佛洛依德常用的防衛機制的術語,重新賦予靈性的詮釋。我們覺得這個部份有點故作幽默,不宜保留。我不妨在此舉出兩個例子。「固著行為」:我們應該固著於神聖本質;昇華:我們把特殊關係昇華為神聖關係。 這些都被我們刪除了。

    另外,比爾特別堅持奇蹟的五十個原則──他喜歡整數。海倫接收的訊息是四十三個原則,隨著她的重新謄稿而逐漸演變成五十三個。我前面提過,原始訊息的格式是一個奇蹟原則後面接著一段長長的討論,然後再接著下一個原則。形式像閒話家常,很輕鬆的。海倫和比爾先加以編輯,把討論的部份從奇蹟原則裡面抽出,置入後面相關的章節裡。既然比爾要求五十個原則,而海倫和我也知道這絲毫不致影響內容,因此我們做了些調整,比照先前的方式,將其中三個原則的文字編入其他章節段落。我們做的僅只如此,即便如此,海倫也不忘徵詢 J 兄的意見之後才會定案。

    編輯的部份達成協議以後,海倫和比爾也同意《奇蹟課程》需要逐字編校。我說過比爾對這類工作沒什麼耐性,更何況他受不了與海倫長期密集的工作。海倫和我相處則相當融洽,我們都覺得沒什麼問題。於是我們三方同意,由我和海倫逐字逐句重新編輯校訂《奇蹟課程》。費時大約一年多完成,時間大多花在〈正文〉上,〈學員練習手冊〉和〈教師指南〉幾乎沒有更動。

    正文的前面四章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編校。我知道很多人認為這部份的編校被我操控,或者認為我左右海倫的決定。但是任何認識海倫的人都很清楚這根本是無稽之談。沒有任何人,包括 J 兄在內,可以讓海倫做她不想做的事。認為我能左右海倫的說法更是令人費解。沒錯,我們很親近,她也很尊重我,我就像她的乾兒子一樣,但是我給的建議可沒有被當成聖旨,除非海倫認同我的意見,而且得到了 J 兄的背書,否則她不會因為我說什麼就改什麼的。

    我再舉一個刪除私人訊息的例子。有一段稱為「真正的復健」的訊息是針對比爾而說的,那時候比爾正準備參加普林斯頓大學舉辦的一場關於復健的研討會,這段訊息是為了幫他克服對自己身體的擔憂。當時我和海倫以修林版做為修訂的基礎,這段訊息雖然涉及比爾的個人隱私,仍保留在這個版本裡。修訂時我們都認為這段訊息不適合公開發行(後來我將它編入《暫別永福》書中),不過訊息的結尾有一段相當優美的禱辭,和課程的理念非常契合。海倫和比爾要我看看如何保留這篇禱辭,我覺得放在第二章「奇蹟志工的專用守則」再合適不過了,你可以在正式發行的版本中找到這一段。我們私下稱這篇禱辭為〈救恩禱辭〉,開頭是這幾個字:「 我在這兒,純粹為了利益眾生。」

    其他還有三段或三個片段,是特別傳給海倫個人或海倫和比爾兩人的訊息,但是這幾段跟書中的教誨結合得很完美:第十六章「真正的感通」、第十八章的「我什麼都不需要做」和第二十二章的「交叉路口」。另外有一個給比爾的私人訊息,是針對他被指定去教哥倫比亞大學大學部的心理課程的極度恐懼而傳下的,我們把它放在第四章「正授與正學」裡面。隱私的部份已經拿掉 (不過,我的書中引用了不少這一資料),只留下適合一般讀者的教誨。除了奇蹟課程以外,我還有個挺有意思的特殊任務,就是挽救海倫寫在小紙頭上的詩句;和海倫同處的那段時光,我特別留意收集海倫的詩。只要我有辦法救回那些斷簡殘編,海倫就會把詩完成。我們可說是合作無間,只有一首詩海倫無法完成,最後她終於跟我說,這個片段是《奇蹟課程》的一部份,不是她寫的,要我找出該放的地方。開頭是「但你極可能誤把死亡當成平安」,隨後我在正文二十七章為此片段找到了歸屬之地。這些例子在《暫別永福》裡有詳盡的討論,顯示《奇蹟課程》的筆錄過程並非大家想像的那麼正式。

    在我們編輯的頁面上,你可以看到海倫的筆跡,我將這些編輯資料都保存下來。上面當然也有我的字跡,有些是依海倫的建議重寫,有些是我建議她再審讀一次。我們儘可能用白天的時間一起校訂《奇蹟課程》,偶爾海倫會說「我更動過這個字,J 兄的意思應該是這樣這樣才對。」然後我們就把它改回她原本聽到的。修改過的部份我會帶回家打字,隔天再跟海倫檢查一遍。我說過,前面四章的工作量很大,多到有一次我跟海倫說:「你幹嘛不請 J 兄再講一遍?這樣我們可省事多了。」她回了我一句粗話,……不提也罷。

    所有的修改都經過這一程序。我們先釐清書寫的文字風格古怪的部份──用海倫的話說就是「結結巴巴的」。她也心知肚明,接收訊息的初期她的確「聽」得不很清楚。再來就是比爾囑咐的,要求我們把奇蹟原則的部份解說放到其他段落裡去,把奇蹟原則湊成五十的整數。

    編輯過後發行版本的文字和原稿的位置有些不同,但是意義不變,而且經過編排以後比較好讀。容我再強調一次,剛開始時,海倫的「聽力」不但生澀而且受到她極度焦慮的影響。學員必須清楚了解,《奇蹟課程》不是逐字記錄 J 兄「說」的話,而是傳遞 J 兄的「訊息」。我前面也提過,海倫的小我曾經干擾過 J 兄要給她和比爾的某些訊息。

    編輯完成以後我們得重新打字。但是我對照她的筆記本和原始打字稿以後,發現有些海倫筆記本裡的內容並未出現在發行的版本裡,這些遺漏的內容顯然和海倫重複打字謄稿有關。例如她重新打字時,有兩頁黏在一起因而缺了三段,因此那部份的資料完全沒有出現在第一個版本或是之後的版本裡。這些遺漏的段落內容其實已在課程其他部份提到過,並無新意,但我們認為還是應該放回書裡。我還留意到其他多處錯漏的狀況。手寫的資料一再重新謄稿打字,錯誤在所難免,更何況《奇蹟課程》重新打字以後並未仔細費心校對過。我們一發現這個狀況,就開始比照原始打字稿校讀,確保發行版的正確性。錯漏的字、句和段落大多在〈正文〉裡,一個在〈教師指南〉。因此第二刷的時候,基金會把增加的資料列表,印成一本小冊子,免費贈送給讀者。

    其他還有一些比較次要的更正。例如《奇蹟課程》的訊息本來是給海倫和比爾的,所以J兄往往用「你和你們彼此」來稱呼他們。後來為了顧及修習《奇蹟課程》的人是學員自己而非別人,而且每一個人都有各式各樣的特殊關係,於是我們決定把「你和你們彼此」改成「你和弟兄們」。這個改變符合海倫不違背 J 兄原意的考量。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疏忽了幾處未改。

    九〇年初期,心靈平安基金會和奇蹟課程基金會決定發行第二版,藉此將遺漏的資料納入其中。我們同時開始制定編碼系統,一來方便我們分工上的需要,二來方便翻譯成不同語言時有個統一的標示系統。編碼系統的構想與《聖經》編碼類似,以《聖經》的約翰5:16為例,不管你讀的是哪個版本,如何分頁,或是哪一種語言,只要翻到〈約翰福音〉的第五章第十六節,任何人都可以找到約翰5:16的內容。同理,世界各地的奇蹟學員也可以利用《奇蹟課程》的編碼系統找到對應的章節。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網站將依章節,分段陸續刊登。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3/22, 10:12 ]
文章主題 :  Re: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編輯校訂)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不公開的資料是怎麼被公開的

    海倫常常丟三落四,比爾也不是把東西整理得井然有序的人。因此當海倫和比爾相信我絕對不會違背他們的信任時,就把保管資料的責任交給我(記事本和所有的打字稿)。我因此成為《奇蹟課程》的史料管理員,這些資料目前仍然由我負責保管。

    我前面提及,現在談的在《暫別永福》裡都有更詳盡的說明,書中引用了很多原始打字稿的資料,目的是為了幫助大家了解海倫和比爾筆錄的心路歷程。當時我認為既然引用這些資料,就應該保留版權,事後看來這是個錯誤的決定,我太太葛洛莉當時也警告我不要這麼做。取得版權是個艱鉅的任務。基金會的同事把所有的資料備份,送到華盛頓特區國會圖書館的版權事務部。我想,還有比國會圖書館更安全的地方嗎?

    當時我有修林版的〈正文〉,前面提過,這是海倫和比爾送給修林的版本,那本書後來收藏在維吉尼雅海灘,心靈啟蒙暨研究協會總部圖書館的特殊書籍區。多年以後我在協會總部授課,修林的兒子查爾斯.湯馬士.凱斯 (Charles Thomas Cayce),艾德加的孫子,帶我和葛洛莉進入一個上鎖的房間,拿出這本多年前送給他父親的書給我們看。

    很多人都知道有關威斯康辛州安德沃學院 (Endeavor Academy) 的版權訴訟案,原告是心靈平安基金會(《奇蹟課程》的出版單位)和奇蹟課程基金會(《奇蹟課程》版權的擁有者),這兩個基金會是姊妹組織。這裡不適合討論案件的細節,只能說我們試圖阻止他們對《奇蹟課程》做出不當的舉措。訴訟過程中,安德沃學院的律師傳喚我出庭,接受有關各種版本的詰問,我提到和海倫一起編輯的修林版在心靈啟蒙暨研究協會的圖書館裡。結果有人根據我的詰問答覆,非法將修林版帶出協會的圖書館,影印後歸還。這份影印的資料稍後以「J 兄的奇蹟課程」為名出版,並引起極大的爭議,聲稱「我」改動了 J 兄的課程,而比爾編輯的版本(修林版)才是「正版」。我成了篡改《奇蹟課程》的「罪魁禍首」,不只居心叵測地藉《奇蹟課程》沽名釣譽,甚至說服海倫改動課程的內容;這個說法實在匪夷所思,前面我說過,所有的更改都在〈正文〉的前面幾章,並且完全不影響《奇蹟課程》所要傳達的實質內涵。他們的目的,是要聲稱心靈平安基金會所發行的《奇蹟課程》不是真正的《奇蹟課程》。

    接著又發生了一件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有人不惜觸犯美國聯邦法,將海倫的筆記本和原始打字稿從國會圖書館裡偷偷帶出來影印。我們質問國會圖書館的法律人員,他也為此非常生氣。不過這對國會圖書館而言畢竟是小事一樁。國會圖書館隸屬司法部,他們的工作業務繁雜,除了非常少數的人以外,沒有人在乎筆記文稿這件事,也沒有任何法律處置。國會圖書館的人雖然跟我們保證此事不會再發生,但是傷害已經造成,說什麼都無濟於事。這些人將非法取得的資料(海倫筆記本、原始打字稿和修林版)影印打字,然後透過網路和其他管道流通販賣。

    這些資料就是這樣開始流傳出去的。法律訴訟在二〇〇二年終結,法院宣判在該案中所爭議之版本的版權無效,但基金會仍然擁有除了《奇蹟課程》的前言、第二版添加上的章句編碼、〈詞彙解析〉和〈補編〉的「心理治療」和「頌禱」的版權,而且也擁有筆記本、原始打字稿和修林版的版權。如果你上亞馬遜網站購買《奇蹟課程》,又不清楚這段經過的話,極有可能買到安德沃學院或是其他的版本,上面標示「原版奇蹟課程」。安德沃集團一向認為奇蹟課程跟《聖經》出自同源,所以他們的版本裡還加上了〈馬太福音〉,因此你無法從那個版本看到《奇蹟課程》的原貌。同樣的,原始打字稿或是修林版也不能算是真實呈現《奇蹟課程》。從此,任何人都可以依照一己之意改動《奇蹟課程》,目前至少還有兩種不同的版本在市場上銷售流通。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網站將依章節,分段陸續刊登。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3/30, 00:37 ]
文章主題 :  Re: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編輯校訂)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海倫與奇蹟課程:外在形式和實質內涵

    不論你讀的是哪一個版本,你仍然能學到奇蹟課程的基本教誨,這一點非常重要。就這個角度而言,早期版本的曝光稱不上傷害。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早期版本的流傳彷彿脫韁之馬,極可能造成學員誤解《奇蹟課程》的教誨,儘管我們為此抱憾卻也一籌莫展,宛如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就再也闔不上了。

    我最多能盡點力,澄清學員可能產生的疑問。舉幾個實例,原始打字稿中關於性和性慾的資料肯定引起學員高度的好奇(即使不是為了色情之故)。例如有人讀到同性戀其實是一種病(傳統心理分析的觀點),以及性的唯一目的是傳宗接代,這兩個觀點和J兄在《奇蹟課程》的教導有所抵觸,因為課程強調:小我世界裡形形色色的萬物都是同一回事,還有亂世之法第一條所提到的「幻相沒有層次之別」(T-23.II-2)。相信那些說法出自J兄,就好比相信我有能力操縱海倫增減課程內容同樣的荒謬,且叫人百思不解。有關性的觀點顯然來自海倫的信念,而非 J 兄的教導。

    海倫對於「性」的看法相當偏執,很不幸地反映在早期的章節中。那些相信原始打字稿每一個字都很神聖的人,常會拿這些章句來印證自己的偏見。還有不少類似的狀況,例如涉及艾德加.凱希、佛洛依德,或是其他心理學家的訊息(我說過,海倫不喜歡榮格),只是不像「性」炒作得那麼沸沸揚揚。

    在此不妨暫且放下版本內容的爭議,先談談 J 兄、海倫和她的筆錄三者的關係。這部份在我的著作和演講裡還有更深入的討論。這裡我們先從訊息的形式說起,「J 兄不是用講話傳達訊息的」,這是關鍵。

    我記得有一次在機場,一位女士聽到我和海倫的談話,走上前來誠懇問道:「J 兄怎麼可能『口述』奇蹟課程呢?他不會講英文啊。」我不記得海倫怎麼回答這個可愛的問題了,只記得她的回答既優雅又簡潔(因為我們要趕飛機)。

    這個問題其實反映了一個重要的觀念。我得再說一次,J兄「不是用講的」。打個言簡意賅的比方:J 兄給的是「內涵」,而我們的心念(和大腦)則提供了「表達的形式」。也就是說,在海倫分裂心靈裡的抉擇者選擇了認同「非小我」的臨在,每個人的內心都有這樣一位抉擇者。J 兄把他不含批判的愛的理念架構傳給了海倫,他也同樣傳給了我們許多人。

    海倫的心念收到了這「無分別的愛」,轉譯成文字,就好像我們的大腦把接收到的倒立影像轉換成我們習慣的正立影像一樣。我說過很多次了,《奇蹟課程》的表達形式來自於海倫。下面幾個通則即顯示了《奇蹟課程》的表達形式出自筆錄者:

      1) 它是英文。

      2) 它使用美式英語的慣用俚語。《奇蹟課程》裡面甚至提到獨立宣言和美國的貨幣「綠紙鈔」。

      3)哲學上,海倫是柏拉圖主義。《奇蹟課程》的哲學觀是柏拉圖式的,不但引用柏拉圖《共和國》裡關於洞穴的隱喻,甚至直接擷取了《共和國》裡的這句話,「語言只是象徵的象徵……,它離真相有雙重之隔」(M-21.1:9-10)。

      4)海倫喜愛莎士比亞。《奇蹟課程》的文字有莎士比亞的風格。大部分是無韻詩體和抑揚格五音步的格式,都屬莎士比亞的詩風。我們甚至可以看到出自《哈姆雷特》的典故,這是海倫最愛的一齣戲。

      5) 海倫對 King James 欽定版《聖經》非常著迷。她一點都不欣賞《聖經》的內容,但是非常喜愛它的文字語法。我們可以在《奇蹟課程》裡面看到類似《聖經》的古典英語──依利莎白時代的語法。

      6) 海倫的邏輯非常強。她是我見過最有邏輯頭腦的人,奇蹟課程的思想體系 (小我和聖靈) 顯然是從嚴謹的邏輯架構中發展出來的。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看到她常間接或直接使用三段式論證法。

      7)海倫是位教育家。《奇蹟課程》的課程編排清晰明確:〈正文〉、〈學員練習手冊〉、〈教師指南〉;聖靈是我們的老師,整套課程也處處反映出一股課程的教學宗旨。

      8) 海倫是個心理學家。在學術上,她師承佛洛依德並且對他的成就十分推崇。我過去三十年一再重述:沒有佛洛依德就沒有《奇蹟課程》,「小我思想體系」的描述大部分採用佛洛依德的真知灼見,海倫對他的觀點瞭如指掌。

      9) 海倫對 J兄又愛又恨,但是《奇蹟課程》沒有一處把耶穌與恨掛鉤,反之,整本書處處流露J兄毫無批判性的愛。

    從以上幾點看來,我們不難看出《奇蹟課程》的「形式」來自海倫,但它的書寫風格並不是「海倫的」,她本人寫的東西幾乎是斯巴達式的,適合科學論述,相反的,《奇蹟課程》充滿詩意,偶爾出現不拘文法的句子,讓海倫很受不了。

    不管怎樣,《奇蹟課程》的內容絕對不出自海倫。至少不是我們所認識了解的海倫,也不是她所意識到的自己。這也同時解釋了她覺得改變形式無妨但絕不更改內容的立場。海倫很清楚問世的《奇蹟課程》應該是什麼樣貌。比爾和我可以給意見(我們也時常這麼做),但是海倫對於最後該如何呈現早有定見。心靈平安基金會出版的《奇蹟課程》,即是根據海倫所認知的形式呈現的。

    既然基金會出版的《奇蹟課程》是海倫授權的唯一版本,所以我的確認為閱讀原始打字稿(或其他版本)是侵犯海倫和比爾的隱私之舉。海倫和比爾讓我讀原始打字稿,對我而言就像閱讀他人的日記一樣。既然海倫拜託你不要去翻她的舊稿,那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除非你想在這當中找到矛盾衝突與罪疚。

    辭彙解析的導言裡有這麼一段:
      所有的辭彙都有引發爭議的可能,喜歡爭議的人,不難找到藉口。而有意澄清自己觀念的人,也會如願以償的。然而,他們必須心甘情願地罔顧那些爭議,明白那只是一種抵制真理的反應、存心拖延的伎倆而已。(C-in.2:1-3)

    我再三強調,原始打字稿中凡涉及個人隱私的部分都不應列入公開發行的版本。大多數的作者完稿以後會銷毀所有早期的版本,我自己出版的書也是如此。

    奇蹟課程的學員無法從閱讀原始打字稿中找到 J 兄「原汁原味」的話語,只會看到一個女人在接收和記錄訊息初期的掙扎,會讀到她本來就不打算讓他人讀的東西。如果你讀過了,我不是說海倫會大發雷霆劈死你,也不會說你罪大惡極,不過你至少該問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J 兄在奇蹟課程中一再強調:動機是一切問題的關鍵。我們應追根究底地問:這樣做是為什麼?我敢跟你保證,讀原始打字稿不會加深你對《奇蹟課程》的了解。如果有任何影響的話,也只是把你搞得更糊塗罷了,我前面說了,你會讀到一些和《奇蹟課程》的教導相互矛盾而且原本就不應該被出版的資料,更何況當中有一些字眼詞彙和《奇蹟課程》的教導背道而馳。

    基於這些原因,我認為對原始打字稿一頭熱的奇蹟學員都該問問自己:「這個資料可能和《奇蹟課程》的核心教誨有所出入,我為什麼偏偏想讀?更何況比爾、海倫和 J 兄都勸我別幹這種事」。

    別忘了,引發爭論的焦點都在最初幾個星期的筆錄裡,後面的內容幾乎沒有做任何更動。我們要說的是,海倫早期的「聽力」還不夠精準。當時她仍然受到艾德加.凱希的影響,干擾雖然短暫,畢竟還是影響了她的筆錄。

    如果閱讀原始打字稿的學員不清楚早期版本的形成背景,很容易受到混淆和誤導,例如,他們會以為《奇蹟課程》教導這個世界是真實的。因為凱希的觀點是,天人分裂之後,上主又創造了這個世界做為我們學習的場所。我要再次強調,這個說法絕對不是《奇蹟課程》的教導。

    記得有一次,海倫和我跟某位奇蹟學員在一起,這位老兄根本不懂《奇蹟課程》,卻在奇蹟團體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海倫一針見血地對他說,除非他願意承認這個世界是虛幻的,否則永遠不可能了解《奇蹟課程》。

    她非常強調:這個世界是虛幻的。上主跟這個世界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不可能由世界的觀點來了解《奇蹟課程》。真的,沒有人比海倫更了解《奇蹟課程》了。

    在此不妨跟各位說說我與海倫一起編校時的有趣現象。編輯的時候海倫經常陷入焦慮,她紓解焦慮的手法是,我們唸完一個段落後她就發笑,說:「我根本不曉得它在說些什麼」,然後我解釋那段話給她聽。

    我傳授《奇蹟課程》的生涯其實就從「教」海倫開始的,只不過當時我知道她完全了解那些段落的含意,也明白如果我說錯了,她會當場糾正我,因為海倫對《奇蹟課程》瞭若指掌。她幾乎不讀它,卻能信手捻來《奇蹟課程》的章句。我們相處的那些年裡,除了引用《哈姆雷特》以外,我們都是一來一往的引用《奇蹟課程》。她對假裝很懂《奇蹟課程》的人,不但大加批判甚至生氣。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板一眼地「教授」奇蹟課程,但是她也不喜歡任何人打著「教奇蹟課程」的旗子展現自己的小我,而非體現 J 兄的心懷。

    回到版本的問題。一個眾所周知的爭議是,既然海倫寫下的是 J 兄的話語,那麼這些文字就「應該」神聖不可更動。

    甚至有位女士因為我在第二版加上了編碼系統,而寫信指責我更動了 J 兄的課程。海倫可不這麼想。《奇蹟課程》早期的記錄有多少錯誤,她心裡有數。海倫有不少聲稱來自 J 兄的訊息,我還親自見證了不少錯誤。有意思的是,那段時間她正在筆錄〈補編〉,這份資料很純粹,沒有海倫小我的干擾。其它的訊息如果有誤,通常與她的「別有用心」脫不了關係。底下有幾個例子:

    記得時間是一九七六年,我跟茱蒂 (Judith Skutch) 認識了一年(茱蒂是心靈平安基金會出版《奇蹟課程》的推手)。那天海倫、比爾、茱蒂和我聚在一起,聊我們覺得《奇蹟課程》接下來會如何發展,以及我們該怎麼做、該做些什麼。

    那段時間海倫經常收到訊息,當時應該是夏天吧,她一如往常地寫了一個訊息給大家:「今年會在耀眼的榮光中結束。」意思是年底會有一個精彩的重大突破;我們猜想,也許海倫和比爾能夠修復他們的關係?或許我們都一起進入「靈性的霞光」?總之,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幾個禮拜幾個月過去了,沒有什麼「耀眼的榮光」發生。我們一直等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當天茱蒂在家辦跨年聚會,她家的樓層俯視中央公園,提供一覽無遺的絕佳視角。到了晚上,紐約市的跨年煙火照亮整片天空,我們轉向彼此說:「原來這就是耀眼的榮光!」顯然海倫又搞錯了。

    再舉一個海倫「預言」錯誤的例子。有回她看到自己的墓碑,說她會活到七十二歲。但是她活到了七十一歲。沒錯,數字很接近了,可是既然訊息來自 J 兄,就不該有一點誤差才對。

    海倫也說過比爾會在她死後一年去世,比爾為此十分憂心。不過比爾是在一九八八年,海倫死後七年才過世的。另外海倫還說過她的丈夫路易,會在她死後五或六年去世,但是路易在海倫死後活了十九年。

    我可以這麼說,當海倫的訊息跟某些具體或特定主題有關(小我最喜歡有「特殊性」的議題),或者她會自相矛盾的議題時,好比說性和死亡之類,訊息就往往有誤。

    反之,當她的小我不從中作梗時,她的訊息就正確無誤。這也是為什麼我說你可以信任《奇蹟課程》發行版的內容的原因。

    多年來的經驗讓我越來越清楚,對於海倫所說所寫的訊息,我並非照單全收,尤其原始打字稿。裡面有些內容,除非你知道它談論的事情及當時的背景,否則你不可能瞭解它到底是針對什麼事情,或者它真正的意思。換句話說,除非你當時在場或是你認識海倫和比爾,否則有些內容很容易被斷章取義。

    最後,我向所有的奇蹟學員保證,我們沒有矇蔽讀者。海倫、比爾和我投入了大量的心力和時間,以確保心靈平安基金會出版的內容不偏離 J 兄的原意,也是海倫心目中 J 兄的心意。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網站將依章節,分段陸續刊登。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發表人:  奇蹟網編 [ 2011 04/05, 04:35 ]
文章主題 :  Re: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編輯校訂)

奇蹟課程簡史:從海倫的筆記本到「藍皮書」

作者:Kenneth Wapnick, Ph.D


結語

    我並不希望勾起購買或閱讀其他版本的學員任何罪惡感。只要不對任何人造成傷害,每個人都可以閱讀他們想讀的書。

    對我而言,奇蹟課程的圈子絕對沒有「教皇」的角色,雖然有些人用這個頭銜來批評我。

    不管你要怎麼做,或怎麼讀《奇蹟課程》,最重要的是,不要懷著憤怒、判斷或感到別人對你不公,這些都是小我的心態。不管你做什麼,試著別讓小我干擾你的動機,如此一來,你做什麼都必定發自愛心。

    有些學員喜歡就不同版本的優劣辯駁,其實真正重要的是,你應明白這部課程來自:每個人的正念之心,而我們隨時都能選擇這一正念。

    當你發現自己被捲入了一場爭議時,你若覺得這些辯論有其必要,你就會加入爭辯,而著眼於「差異」之上,但是這些都與真相無關。

    你若從外在形式(身體層面)著眼,一定找得到相異之處,但在實質內涵(心念層面)上,我們毫無不同。換句話說,即使我們的立場不同,也不代表彼此真有什麼差異。把彼此的不同看得很嚴重時,表示我們已掉入了小我的陷阱,表示我們忘了對「小小的瘋狂念頭」一笑置之(T-27.VIII.6:2)。

    小我喜歡爭議,顯示了小我需要衝突;只要你內心一起衝突,你就知道小我已經進來了。只要我們選擇正念,意識到彼此並無分別,衝突就會消失於無形。分歧只存在於虛幻的身體層面,而每一具身體本來就不相同,寫不同的書,說不同的話;但是如果你把這些不同當成大事,變成爭議、衝突甚至戰爭的藉口,你很清楚自己正在聽「誰」的聲音。

    我們唯一的職責是傾聽和平的天音,只要我們真正聆聽,這些爭議就像孩子們玩沙,除非你坐下來和他們一起玩,不然你的眼睛不會進沙子的。如果你是站在一旁的大人,和 J 兄站在一起,那麼不管沙堆那端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會影響到你,也就是說,不管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都干擾不了你心裡感受到的上主之愛。

    你對「《奇蹟課程》的版本爭議」贊同與否無關緊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但是這個立場不應該影響到你的平安,使你看不清「你和對方其實毫無分別」。意思是,所有與《奇蹟課程》相關的爭議,不過提供了另一堂課;教你另一種「看法」,看看自己要在沙堆裡打混戰,還是選擇和 J 兄站在一起,選擇平安。

    當你按照 J 兄的指示,選擇慧見、放棄判斷時,你會看到每一個人都走在「重新選擇」和「返回天心」的道上,而且每一個人都走得戰戰兢兢。人們害怕的時候,很容易陷入沙堆的混仗中,把玩具當成了武器。

    總之,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認為對的立場,只是不要看得太嚴重。唯一正確的立場是,我們都犯了同一個錯,「選擇了錯誤的老師」,但是我們可以重新選擇。目前所發生的事件,不過給了我們再次選擇的機會,選擇去看我們共同的利益,而不落入個人的利害。

    如果你把《奇蹟課程》的教誨導入分裂或形式的層面,你一定會扭曲《奇蹟課程》的。

    佛陀說過這麼一句話:「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我們可以把這句話套在《奇蹟課程》上。換句話說,《奇蹟課程》不是一本書,甚至不是一個特定的教導系統。它是一個救贖的象徵,修正心靈中的分裂之念。

    我們若能看到這一點,便不會批判其他學員、老師、《奇蹟課程》或是其他靈修課程,也不會認同任何分裂或是斷章取義的說法的。

    我們會明白真正神聖的,不是這本書也不是海倫(當然也不是她的筆記、筆,或者她執筆的手),而在於我們正念之心那一套理念,它與海倫之心一樣神聖。

    否則《奇蹟課程》只不過是另一個特殊性的象徵,淪為小我的工具,投射罪咎的一貫伎倆,拿《奇蹟課程》的話來批判、製造分裂和引發衝突。

    那麼《奇蹟課程》也會步入基督教的後塵,演變成批判甚至動武的宗教。很遺憾的,《奇蹟課程》的歷史雖然不長,卻已經產生了一些分裂、判斷和排外的互動模式。不過,這就是小我的世界,我們何需驚訝?一言以蔽之,《奇蹟課程》是來自心靈,也為心靈而來的一部書,是心靈為修正自己而寫的。

    的確,正確無誤地記錄 J 兄的話是很重要,即使我們知道幻相世界沒有完美可言,我們仍然盡可能的保持「正確」。

    但是請記得,J 兄要告訴我們的不在白紙黑字上,而是他的愛,這個愛和海倫的心靈結合,也會和我們的心靈結合:這個愛反映出天堂的完美與合一。因此修行可以選擇任何一種對你有意義的「象徵」,只是不要太執著於有形的結果。你只要盡可能純淨地履行寬恕的任務,不必在意結果;否則就會落入小我用形式取代內涵的陷阱,這是特殊關係的特徵。這也是我一再強調的,《奇蹟課程》不是奇蹟的課程──至少不是這本藍皮書。

    只要我們記得《奇蹟課程》真正要說的是上主無條件的愛,就不會被小我的分歧爭議所迷惑。我們若接受上主的愛,自然不會斤斤計較外在形式,儘管形式互異,我們知道我們的生命具有同一內涵。我們要設法學習憶起,所有上主之子都享有同一的愛,這才是整部《奇蹟課程》的精髓所在。


網編註:
本文譯自 Kenneth Wapnick 尚未正式發表的文章 The History of the Manuscripts of A Course in Miracles。全文至此刊登完畢。


譯者:靖茹
校譯:Robert、晨予
潤飾:桑
審閱:若水

1 頁 (共 1 頁)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http://www.phpb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