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海倫詩選] 復活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12/11, 10:30  
     

    本文為前言,同系列文章如下:
    [海倫軼事] 冥想與結合
    [海倫軼事] 以他為恥
    [海倫軼事] 聖誕啟示
    [海倫軼事] 視力與眼界
    [海倫詩選] 寬恕之鏡
    [海倫詩選] 無力回天
    [海倫詩選] 復活

    領受此課程內容的海倫曾對自己作過這番描述:

      身為心理學家、教育學家的我,在理論上相當保守,在信仰上屬於無神論,任職於頗具學術名望的環境中,卻因一個事件,引發出一連串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們系裏的主管有一天出人意表地公開表示,他再也受不了我們充滿怨忿及挑釁的心態,在結論中,他斷言:「這一定另有出路才對!」此時,我彷彿冥冥中受到某種提示,決定幫他探索這個出路。這個課程顯然就是那個出路。(摘錄自《奇蹟課程》原序)

    前言

      因著《奇蹟課程》的神奇背景,世人開始對海倫其人其事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海倫在世時,便已風聞了種種不實的傳聞與臆測。與海倫交往甚深的肯尼斯 (Dr. Kenneth Wapnick),也就是奇蹟課程的主編,在海倫去世前兩三年便應允海倫,將在她身後據實報導她筆錄《奇蹟課程》的始末以及她與耶穌愛恨交織的親密交情。

      海倫去世十年後,肯尼斯實現了他的諾言,摘錄了許多耶穌私下給予海倫與比爾的一些指導,為海倫寫出了六百多頁的傳記。雖然其中少不了介紹海倫的一些生平事蹟,但肯尼斯所著眼的卻是海倫的心理發展。

      最後,他借用了當年他們所喜愛的莎翁劇哈姆雷特中的一段話,「暫別永福」(Absence From Felicity),作為書名,烘托出人類離開生命本源的無奈處境。

      海倫私下承認她所接收到的聲音是耶穌。她雖然沒有在《奇蹟課程》中公開指認出來,但在她的傳記裡,肯尼斯直接將那與她親密互動的聲音稱為 耶穌,使得她與耶穌之間的互動更顯得人格化。

      耶穌曾坦率地指出,海倫的反應模式是典型的「投射」,而比爾則是典型的「壓抑」。他們倆人彼此以及與神之間的互動,堪稱為一幕淋漓盡致的小我樣板戲。肯尼斯 不只刻畫出海倫對耶穌的嚮往與抗拒,他更希望讀者看出,耶穌其實是透過海倫與比爾的個案來教導人類如何擺脫小我的陰影而答覆愛的呼喚,整部《奇蹟課程》就是基於這兩個小我樣本而發揮出來的一部天人交會,甚至可說是天人交戰的紀錄片。

      我個人覺得耶穌在海倫與比爾的生活瑣事上所作的提示,比《奇蹟課程》的理論更為親切,因為我們很容易在海倫比爾活生生的實例上看到自己的陰影。於是耶穌的一句針砭,便說到了我們的痛處。

      《暫別永福》這部大書一時是不可能譯出的,但我每讀到拍案叫絕之處,便忍不住又想饒舌一番,因而增闢了「海倫軼事」這一專欄與讀者分享。

    文/若水
    本文已於 2006/04/07 刊登於奇蹟課程網站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12/20, 19:29  
     

    [海倫軼事] 冥想與結合

    雖然比爾在心理學界人緣甚佳,他的個性卻屬於「關起門來玩自己的一套」那種典型。別人邀請他演講時,他總是推說:我這個 professor 沒有什麼好 professed。

    面對崇拜他的一群讀者,他也愛用笑諷揶揄的方式輕輕撥開讀者的熱情。「那聲音」早就看出比爾親切的談吐下面所隱藏的退縮與隔閡的心態,它不止一次提醒比爾:

      比爾,暫且別操心你的壓抑問題,多注意一下你有意迴避自己的弟兄的傾向,這種迴避或退縮是很可怕的,但你目前還無法認清自己退縮的種種伎倆。

      海倫說的沒錯,她所經歷的事能夠穿透她的知見,而反映出不可思議的真知。你說的也沒有錯,只有當她慢慢認清了,自己本來就知道卻自行切斷這一聯繫而已,她就能獲此真知了。

      你,比爾,有待學習的則大不相同,因為你深怕捲入任何事物之中,認為那會剝奪你什麼似的。你對自己這毛病已經看得蠻清楚了,應該比較容易在心裡制衡這一傾向了。當你接近弟兄時,就等於接近我,你若迴避他們,我對你也會顯得生疏起來。

      你堅持與海倫聯袂合作下去,這實是一大進步。這與真正的靈修冥想毫不相違,事實上,冥想的精神就藏在你們的合作中,因為冥想本身原是與上主的聯袂探險。你若自絕於整個「上主兒女的奧體」之外,是不可能成就任何冥想的。因為那樣,你已經與我切斷了聯繫。

    絕塵遠去,隱居獨修,乃是中國數千年來修行人的夢想,《奇蹟課程》卻一再提醒讀者,人是無法單獨上天堂的,連舊約的諾亞方舟,也是成雙成對的。地球上的人類與生俱來就是社群動物,絕非一種巧合,這種預設其實提供給了人類一個化解「孤立分裂」心態的機會。

    因此《奇蹟課程》用修行人內在「參與或結合」的心態作為靈修境界的一個試金石。真正大修行者,不是比別人修得更「高」,境界更「遠」,而是跟每一個凡夫俗子的心靈更「近」,更「親」。因此,我們不該藐視世界,反應感謝它為我們提供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教材與學習環境。

    文/若水
    本文於 2006/04/07 已刊登於奇蹟課程網站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12/29, 09:50  
     

    [海倫軼事] 以他為恥

    一天下午,海倫與肯尼斯聊起她這不尋常的一生。海倫心情低落,來回反覆地向肯尼斯抱怨「那聲音」的失信,因「那聲音」曾答應過,只要她好好為他工作,他保證海倫會尋獲心靈平安的,然而,海倫仍然陷於衝突與痛苦中。海倫愈講愈尖酸,那種措辭令人難以置信是出自《奇蹟課程》的筆錄者口中。

    肯尼斯終於跟海倫說,向他這第三者抱怨,於事無補,何不直接向「那聲音」抗議。海倫同意了,她先讓自己安靜一會,便向「那聲音」提出最具體的質問:「為什麼你不能多幫我一點?」她所得到的答覆竟然也是出乎意料的明確:「你這樣以我為恥,我怎能幫你更多?」海倫當場哭了出來,她知道那是實話,她從不讓他插手自己內在的問題,反而想盡辦法用生活瑣事來支開他。

    她與「那聲音」的關係始終是一個不可告人之密。她醫學中心的同事沒有一個人知道比爾與海倫在那辦公室門後搞什麼花樣;連海倫的親友,除了丈夫路易士以外,也沒有一人知道她的「另一種生活」,她也嚴禁肯尼斯洩露此事,包括肯尼斯的雙親。

    當肯尼斯的父母逐漸與海倫夫婦熟稔起來以後,他們只知道自己的兒子擱下心理治療的工作不做,終日為海倫與比爾所「寫」的一本靈修書籍忙著,故常好奇而關切地探問。肯尼斯開始對自己的支吾其詞而感到不安,終於有一天海倫答應他要親自向他父母解釋。

    那一天總算來臨了,海倫與肯尼斯計劃好,海倫私下與肯尼斯母親共進午餐,告訴他母親有關《奇蹟課程》的始末,而肯尼斯則安排晚上回家與父母進餐,答覆他們可能產生的疑慮。那天下午,肯尼斯熱切地等待著她們會晤的結果,沒想到肯尼斯母親對海倫的敬重與信任,使得海倫更加說不出自己的「邪門事」,兩個女人東拉西扯了一番,始終沒有進入海倫要說的正題。肯尼斯看到海倫回來時一副窩囊樣,才體會到《奇蹟課程》真的是海倫引以為恥的心頭大患。最後,海倫還是拜託肯尼斯自己回家去跟父母解釋。

    根據肯尼斯的觀察,海倫之難以啟齒,源自於很深的罪咎心理,因她明白,自己千方百計地想把「那一位」排除於外,自己一心要當生命之主,她寧願活在衝突與痛苦中,也要堅守小我的陣線,不願接受真愛的邀請,這是她不願對外透露自己的「靈性任務」的真正原因。

    文/若水
    本文已於 2006/04/07 發表於奇蹟課程網站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0 01/12, 04:19  
     

    [海倫軼事] 聖誕啟示

    《奇蹟課程》的編輯者肯尼斯(肯恩)原是猶太人,卻十分嚮往修道院的生活。他為了進入修道院而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對教會的信條卻缺乏基本的認同,跟耶穌也說不上任何感覺,海倫曾笑他說,你真是個有趣的基督徒 (funny Christian)!

    次年,也就是 1973 年,他決心到路易士安那州拜訪 Trappist 隱修院,原計畫搭「灰狗車」慢慢逛過去的,臨行海倫勸他改搭飛機,並說,「這會幫你節省很多時間的。」肯恩十分信任海倫的直覺,便改搭飛機。上機以前,比爾塞給他一張卡片,肯恩在匆忙中描了一眼,是比爾親手打出來的一課練習手冊。

    肯恩在修道院中逗留了將近一個禮拜,參與隱修士的全程作息。有一天,凌晨兩點左右,肯恩醒來,準備參加三點的晨禱,他通常會在房裡靜靜地讀一段《奇蹟課程》(那時仍是打字稿),那天,他正好讀到正文的最後一節,當他讀到:

      不要再拒絕我所要求的那個小禮物了!我在你腳前放置了上主的平安作為交換,並賜你能力將此平安帶給那些驚惶不安、孤獨憂懼、飄泊徘徊的人。因上天要你與他攜手同行,透過你內的基督開啟他的眼睛,使他得以看見自己內的基督。(T-31 VIII. 7:1-2)

    他突如大夢出醒,意識到書中一直以第一人稱與他對話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了。雖然他早已從書中的口氣與用詞上猜出說話者很可能是某方神聖,但那只是一種理性的認知,對他毫無意義,也毫無感覺。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認出他來。在他走向聖堂參加晨禱的路上,心中激動地難以抑制。

    晨禱結束了後,所有的會士魚貫走出聖堂,回房祈禱,唯獨肯恩留下,在黑暗中繼續聆聽心中愈來愈熟悉的聲音。以前他總是籠統地稱那內在的聲音為「神」,但這一刻,那聲音不再是一個抽象的神,而是非常非常親密的臨在。他突然了悟到,《奇蹟課程》背後那溫柔慈愛卻充滿威信的「聲音」,確是耶穌。他心中滿溢著難以形容的喜悅,眼淚終於決堤而出。

    這次的會晤,不只深深銘刻在肯恩的心裡,也是支持著他把餘生奉獻給此書的一個「高峰經驗」。

    肯恩繼續在修道院逗留了幾天,與那處處相逢卻不曾相識的千古道友重溫那親密的聯繫。終於到了他該離開修道院的時候,他站在會客室裡,等候修士送他去機場,肯恩無意間將手塞進了外套的口袋,摸到比爾臨行塞給他的卡片。他一讀之下,全身不禁顫抖起來,那是練習手冊 303 課,「今天,神聖的基督誕生於我內」。是海倫在 1970 年聖誕節傳遞下來的訊息:

      眾天使,與我一起看吧!今天,與我一起來看吧!當天堂之子誕生之際,願上主所有的聖念圍繞在我身邊,與我一起歸於寂靜。願世上的雜音都安靜下來,我習以為常的景象也都消退下去。願基督在自己家中受到歡迎。並願祂聽見自己熟悉的鄉音,看見反映出天父之愛的景象。願祂不再是這兒的異鄉人,因為祂今天已在我內重生。 (WB-303.1:1-6)

    當肯恩讀到第二段時,他明白了,自己在心靈深處總算把「上主之子」迎回家了。那「上主之子」在今世上,是耶穌,也是肯恩的真我。這好似兩個不同的人,在實相中其實根本就是一個。

      天父,歡迎你的聖子來臨。他來,是為了將我由自己營造的邪惡自我中拯救出來。他就是你所賜我的自性。他就是我在真理內的真相… 願我安然在你懷中接納你的聖子吧。 (WB-303.2:1-8)

    聖誕節不是日曆上的某一個節日,而是當我們在心中感受到祂的臨在,而且發現那原是我們自己的本來面目的那一刻。

    聖誕節不是慶祝耶穌的誕生,而是慶祝你我的新生。

    文/ 若水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0 01/23, 09:24  
     

    [海倫軼事] 視力與眼界

    為了調教海倫,「那聲音」常用海倫與比爾的關係作為實例,來解說小我的互動模式。這一回,它竟用兩人的近視與遠視的現象來解說個人內在視野與眼睛視力的微妙關係。

      比較極端的例子常可充當最好的教具,不是因為它的典型,而是因為它讓人一目了然。愈是複雜的理論,愈需要這類一目了然的實例作為教學工具……因此讓我用你(海倫)目前的狀態來示範人心是如何運作的…

      海倫的狀況充分示範了心靈與小我是如何交替出場的,她才會在平安與狂亂的兩極之間擺盪不已。我也藉此答覆比爾的疑問,顯而易見的,當海倫在小我操控下時,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靈性,但她對那抽象玄秘的體悟,卻是道道地地源自那個真知。但當她的焦點一旦轉向具體事物,她的體悟與抽象能力就幫不上忙了。

      小我既不是她原本的家鄉,自然造成某種騷擾,讓她飽受其苦,但她並沒有完全失落真知。結果就造成了她的雙重視力,幸好,她選擇了近視,否則很可能會發展成 dyplopia (雙影複視,另一種視力問題)。近視意味著肉眼能清晰地看到具體個別的事物而不受整體的干擾,若非她真心朝著客觀性與公平性這方面努力,否則早就變成亂視(散光)的毛病了。但她顯然還沒做得圓滿,否則她就不會近視了。

    「那聲音」將海倫的視力與她心靈的眼界連在一起,她內心所受的干擾反映成了視力的障礙。近視透露了她內心的一種妥協:她只願把眼前的事情看得清楚客觀,同時卻設法抵制內在智慧所提供的宏觀全景。「那聲音」繼續藉著海倫與比爾的視力問題挖出他們心裡的一些障礙。

      比爾,你的遠視能力較強,因此,眼力也較好,然而,你之所以願意面對,只因你善於用自己的判斷去抵制你的所見,以致於視線雖然比海倫清晰得多,但在真知的層面上,你的斷層更深。這就是為什麼你老覺得自己缺乏真知。

      在你的小我防護措施裡,「壓抑」一直處於主導地位,你才會對海倫的情緒起伏感到難以忍受。意志堅定是她的特色,因此在感覺上不及你敏感。

      你們實在幸運,將來有待培養或修練的能力,正是你們現在提供給對方的素材。比爾,你將是上主的力量,目前卻脆弱得很;海倫,你將是上主的助手,目前卻急需別人的協助。有誰能設計出更好的搭配?

    「那聲音」從海倫與比爾的視力問題轉而分析他們的視野問題,進而指出這對歡喜冤家正是門當戶對的絕配,因他們為對方提供了一個治癒自己的機會。

    世間任何庸俗關係,都不是偶然,而人間愛恨交織的親密關係更是「天造地設」,讓我們藉此機會學習寬恕,學習參與,結合,如此才能治癒人類與生俱來的孤立分裂的意識狀態。

    文/ 若水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1 05/02, 14:56  
     

    寬恕之鏡

      勝利的結局已經註定,
      我在世上不輸必贏。
      天使輕托著我的腳步,
      邁向心的家鄉,天父。

      基督即我,我即基督,
      同一的自性保證了
      宇宙的大愛非我莫屬。
      哀傷在此豈有餘地自容?

      世界原是神之造化的倒影,
      洋溢著永恆的喜悅;
      寬恕原是祂聖愛的倒影,
      也是我獻給祂的禮物。

      在寬恕的浮光掠影裡,
      我捕捉到了祂的神聖夢境;
      剎時,我明白了,
      那並不是一個夢
      而已。

    譯自海倫舒曼的詩集 THE GIFTS OF GOD

    若水˙星塵軒 2003.12

    THE MIRROR OF FORGIVENESS

      I cannot fail in anything. I am
      Supported by the angels, led by God
      Unto Himself. The Christ establishes
      My own Identity as His. The love
      Of all God’s universe belongs to me.
      What place has sorrow in my universe
      When it is but a mirror for what God
      Created as forever filled with joy?
      Forgiveness is the mirror of His Love,
      And it is this I would hold out to Him,
      To catch the dream of holiness He gives,
      And then to find that it is not a dream.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1 05/18, 10:04  
     

    無力回天

    從 1973 年 12 月 27 日到 1977 年 2 月 8 日之間,海倫一連串寫出十三首詩,都是寫給那「聲音」的,她在詩中稱之為「我主,我愛,我生命」。這一系列詩篇坦露了她對那「聲音」愛恨交織的感情,有些詩篇反映出她的感激,也有不少詩篇透露了她的失望與憤怒,因她老認為那「聲音」沒有實現祂的許諾,使她無法感受到祂的臨在。

    下面的這一首詩出人意表,竟然承認是她自己拒那聲音於千里之外,是她的抉擇造成這一隔閡,而祂卻不顧她的回拒,始終鍥而不捨地回到她的心裡。

      「我愛」與我的關係何其古怪,
      祂來臨時,我認不出祂來,
      祂的出現,對我而言,
      只是攪亂我平安的不速之客。
      我看不見祂為我攜來的禮物,
      也聽不見祂溫柔的搭訕,
      我想盡辦法把祂推出門外,
      但祂一來到,鎖匙頓然滑落。
      祂凝視我的溫柔眼神,令我無處迴避,
      我不情願地讓祂進來,自己卻背轉過去,
      祂依舊伸出雙手,想要勾起我的回憶。
      一個古老的名字開始浮出,
      如一道金光閃過心際,
      那光明將我擁至最深的寂靜。
      神聖的話語一由祂口中說出,
      終於,我認出了我的主。

    海倫的愛恨交織足以代表我們夾在世俗與心靈之間的矛盾心態,這首詩充分反映出奇蹟課程中迴旋反覆的一個主題:不論我們如何抗拒或躲避,我們是無法自外於祂永恆不渝的愛的;我們可以拒絕自己這一天賦的遺產,卻無法改變這一天命。

    我們無力回天,這是何等的福份!

    若水選譯解說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1 07/11, 11:35  
     

    復活 (The Place of Resurrection)

      作者/ Helen Schucman
      譯/ 若水
      Gifts of God p.99

      我在尋找那個祭壇,
      那兒,唯獨那兒,
      保證找到平安。
      白爍爍的神聖之光,
      照在清涼的土地上,
      環繞著百合花環。

      此地,一度以為
      死亡君臨了生命,
      那似曾死過的聖者,
      卻向我們顯示,
      原來生命君臨死亡。

      病態的夢魘,逐漸從百合花邊滑落,
      寧靜,悄悄而至,
      擁著一顆顆不知安息的心靈,
      安眠於平靜無夢之境。

      一切夢魘從此過去,
      於此覺醒,弟兄和我一起。
      我們攜手來此,
      不正為了
      由營造的世界,罪的夢鄉中
      一起甦醒?

      在祭壇旁,
      我們把內疚輕輕放下,
      然後退到一旁,
      幻覺與過失便一去不返。
      我們立於耶穌的空墳前,
      擦亮眼睛一看,
      原來十字架上的那位根本不曾死亡。

      There is an altar that I seek. For there
      And only there can certain peace be found.
      The light of holiness shines white upon
      Its cooling stillness wreathed with lilies round

      Here is the place where those who thought that death
      Was lord of life must come, to learn of One’
      Who seemed to die, that life is lord of death.

      Beside the lilies sickly dreams are gone,
      And stillness spreads a blanket over all
      Who seemed to know no rest and find no peace,

      To bring the quiet and the dream.ess sleep
      In which their dreaming will forever cease.
      Here we awake, my brothers and my self,
      For all of us come here to find the way
      To waken from the dream of sin the world

      Was made at represent. We come to lay
      Our guilt beside the altar and step back,
      Putting illusions and mistakes aside,
      And learn before an empty tomb to see,
      He is not dead Who here was crucified

cron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