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已收錄至導讀出版品的問答編號及摘要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7/29, 06:48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37  
     

    沒生病的人不了解生病人的苦?

    Q001 問
      在讀書會中有學員反應:「沒生病的人不了解生病人的苦,健康的人講安慰生病的人的話都是屁話」。我很能感同身受生病的人對肉身的恐懼,但我也知道奇蹟不是來解決身體與行為層面的問題的。只是最近身邊的人都在為身體與疾病的問題所苦,他們感覺到,面對現實痛苦時,《奇蹟課程》的話顯得很空泛而不著實際,我能聽得出這些抗議之下的「受害情結」,但仍想聽聽你是否有更好的建議。

      深受《奇蹟課程》之惠的我們,偶爾會對這本寶書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遺憾,為什麼它不說得更明確,更具體一點?!我們在帶讀書會或辦活動時,不也希望多聽到學員們的奇蹟經驗,而感到「與有榮焉」?

      至於奇蹟學員應如何安慰生病的人?外表上沒什麼特別技巧,就用一般人的應對方式(common sense)即可。心理上,則需針對病患特有的「受害心態」多提供一點愛的支持,因為疾病已將病患孤立起來,惟有愛才能幫他重新憶起「生命是愛」的真相

      只是別忘了一點,當你幫助他時,必然會勾起你自己對疾病的憂懼,你若能藉他生病的「表相」,默默幫他看出他原本百害不侵的生命本質,你其實已經藉著他而重獲一次痊癒的機會,那麼,他不僅不是一個受害者,他已成了你的老師。(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40  
     

    追尋自我是自私的表現嗎?

    Q002 問
      我大半生好像都在為別人而活,從小到大,忙著當好學生,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好職員,爭取別人的認可。有時雖忙得好像挺充實的,內心其實更加空虛與不安。經過這幾年新時代的薰陶,我突然醒悟到,凡事都應該為自己而做,我才可能活得有力,做得快樂。我試著不再那麼顧慮他人的期待或反應,我先生卻說這是自私,修行人怎麼可以愈修愈自私?我也有一點懷疑,這種心態是否合乎《奇蹟課程》的理念。

      你先生的質問確實值得深思。新時代所流行的口頭禪:「我是完美的」,「只為自己而活」,「不再犧牲,追隨喜悅」,「沒有對錯,只須為自己負責」等等,常會給人一種無「法」無「天」的印象。他們開口閉口都是如何「心想事成」,如何「美夢成真」,這對於一向標榜「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衛道人士,確實顯得過於自我中心〈self-service〉。

      我常說,新時代思潮是為了扭轉舊時代「吃人禮教」的弊端而形成的,若缺乏一些基本的自省功夫,是有可能走向另一個極端。還好,新時代思潮中仍不乏深度的靈修書籍,讓「自我中心」的傾向由 self-center 走向 Self-center。

      《奇蹟課程》的靈修取向,純粹是針對你自己的真實利益,因為在它的思想體系中,「別人」根本就不存在,世界也是夢中小我所營造的舞台。眼前有形有相的一切,既然是自己的心靈投射出來的,真正存在的,唯有這個「你」。顯然的,它指的不是形體下的你,而是你那隱晦不明卻又深不可測的心靈。

      也許你的先生會抗議:「那麼,別人呢?就不管他們的死活了嗎?」因為在他的人生觀裡,不只有你有他,而且是對立的存在:你得,他便失;你多,他就少;你若追求幸福,他必得付出某些代價。而你這些年來所學的新人生觀,恰恰相反:唯有你找到幸福,他才可能幸福;你若犧牲,他也不可能安寧。你心內的怨忿不除,他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因此,我敢說,只要你繼續學習「寬恕」,就可以明目張膽地「為自己」活下去。一個懂得寬恕自己的心靈,必然柔軟;一顆柔軟的心,怎麼會聽不見對方的心聲?(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44  
     

    明知是幻,還能活的踏實?

    Q003 問
      既然世界是幻,我們還可能在這個明知是幻的世界裡活出一個踏實而且和諧的人生嗎?

      當然可能,也必須如此。奇蹟課程一再強調,除非我們能把人生惡夢轉為美夢,否則是不可能真正覺悟的。

      轉變的樞紐則在於「心」。

      當初物質世界的形成,乃是出自我們因一念之差而做了錯誤的抉擇,我們放棄了靈性的根源,投射出一個充滿罪咎的世界來藏身。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目前的世界既是出自我們過去錯誤的意向 (intention),那麼,只需改變這一意向,就能改變世界。

      當我們將現實生活狀似孤立的事件,帶入自己的圓滿自性裡,憶起生命的無限大能,就等於再次重申「凡是真實的,不受任何威脅,凡是不真實的,根本就不存在」的真理。唯有這一真理,能夠帶給我們自由解脫。(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46  
     

    與人相處時的孤獨感和虛假感 ?

    Q004 問
      你在上一個問與答中寫道:奇蹟課程的「速成法」就是誠心地在讀書會裡、公司裡、家庭裡,和一群「牛鬼蛇神」打混,修修自己的寬恕與接納!而不是找靈感、知識或境界,那都是騙人的幌子。

      那我的問題是:我在團體中常會有不被接納或者像個「局外人」的感覺,不論是在共修或在學校;而在我男朋友家裡,在我爸那裡,在自己家裡,我也莫名常會有一種我是「外人」的感受,這些感覺讓我很不舒服。如果我試著和大家笑笑鬧鬧打成一片,等我離開現場之後,剩下的是一陣襲上心裡莫名的空虛感,感覺到好像剛剛的一切都沒什麼意義,覺得自己好累、好假,大家也都是好假好假!

      你提到在團體裡的「孤獨感」,其實是我們每一個人(小我)在團體中常有的感覺。

      奇蹟課程常說,恐懼與愛是無法並存的,當我們對別人還有期待與戒心時,愛就退隱下去了。在一個陌生團體中或是愛恨交織的家族關係裡,我們有心的關懷常被內在的憂與懼扭曲得難以辨識了,難怪彼此都會覺得對方好虛假。

      我們通常只意識到自己在團體中的緊張以及很希望在團體中與人打成一片的用心,不易看出別人的「虛假」回應之下也是那同樣的緊張,同樣渴望得到你的認同。當我們在人前勉力演出一部「緊張的戲」以後,就以為自己已經表達愛心了,為什麼別人都看不出來,也沒有回應?毫不自覺,自己對別人演出的緊張戲碼一樣感覺不到關懷之意,還覺得別人@#$%&*。

      我過去曾在答客問中提到這個問題:當我們感覺不到愛(不論是人的愛或神的愛),真正的原因是:如果我們沒有試著先給出愛,便無法在外境中看到「自己的愛」的倒影,自然會顯得「別人沒有愛」。如果我們感覺自己沒有愛卻勉強去愛,一定會感到心虛,自然會投射為別人的虛假。

      愛與光明不是修出來的,而是本來就在那裡,只是等著你的「慧見」認出來。如果你一時看不出,也不必辛苦的硬撐,趕快求助吧!讓祂幫你給出愛。祂始終陪在我們身邊,我們卻常忘了去牽一下祂的手,孤苦伶仃的垂著頭獨行。(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50  
     

    少年兒難管教?

    Q006 問
      我是今年四月參加北京寬恕心理學的湖北學員。返回宜昌後我一直在修奇蹟課程,今天已修到二百零一課,這個課程對我幫助很大,讓我不再進退失據,迷失自我,滿心恐懼。讓我開心了很多,自信了很多。我不是經常上網,但一上網必看奇蹟網站,若水老師的解答我很喜歡。我今天的問題想請教若水老師指點迷津。

      我兒子今年十二歲,已相當早熟。他負面情緒多,不相信任何人,說話咄咄逼人,有一、二個同學對他好,可他常常懷疑人家在背後整他,用盡各種方法試探,我就告訴他:「 不設防就是最好的保障」。他反對,說要把自己包裹成銅牆鐵壁,任何人都不可能探到他的秘密和隱私。我想這應該與我們突然離婚有關,他沒有安全感。他攻擊性很強,我和我母親都受不了,我知道攻擊的背後是愛的呼求,我常常拼命念課程中的句子安慰自己和母親。比如:當你怒火中燒時,你該明白頭上懸著一把劍,是落下還是挪開端看你的選擇;他是來修煉我的;寬恕吧,你對這事就會有不同的看法!可是他的問題如此之大,如今又迷上電腦遊戲,每個週五週六都熬夜,我擔心他的身體,還有他天天洗澡換衣服,可對刷牙和洗手洗臉非常抗拒,按我的理解,我該順其自然,可我最近仍然被他氣得火冒三丈,我慨歎:修奇蹟課程應該沒火氣,但我做不到。

      你的問題可說道出了中國這一代父母的「心聲」,更好說是「心痛」了。我真希望自己手中有一根「奇蹟棒」,一揮就能讓你的愛子改頭換面,或是為你指出「奇蹟課程」某一頁專治「頑兒」的秘訣。這不正是我們修行下面所隱藏的心願嗎?希望自己的努力,能換回家人的平安與事業的平順。

      然而,奇蹟課程卻不玩這種遊戲的,它根本不認為你兒子有問題,或家庭有問題;外表「看起來」很嚴重的問題,全是有意遮掩你「真正問題」的障眼法而已。它說,人生只有一個問題,它就隱藏在你心裏,整部課程都是針對「你」而寫的,他的表現乃是配合你的劇本而做的「即興演出」。

      你的眼光若停留在「他」以及「問題」上,不只加深了自己的內咎,對他也構成了一種攻擊。你若能反過身來學習尊重「他也有受苦的權利」,也信任他會走出自己的路〈即使不符合你的期待〉,你其實是在鍛鍊自己去看「你始終覺得不夠好的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問題的。」(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52  
     

    我愛上了有夫之婦

    Q008 問
      我愛上了一位有夫之婦,幾度想放棄,卻怎麼也割捨不下。有些新時代的朋友鼓勵我去經歷一下,但我害怕造業。我擔心自己是否濫用「寬恕」來掩飾劣行,「無是非對錯」這類新觀念也許能撫平心裡的內疚,卻除不去這個罪業。最近疲累得出現耳鳴的現象,是否是因為我在抗拒佛陀的教誨?我一直想成為佛陀的好弟子,卻做出這類讓他失望的事情,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奇怪,最近一連串的有幾位朋友跟我談起情感上的困擾,讀了你的來信,更能感受到你的噬心之痛,只因你是修行道上的人。

      我相信仁義道德、因果報應這些大道理,你都瞭解,也正是這些倫理教訓讓你無法單純地面對自己的感情問題。如果你沒有陷入愛情的話,大概也會用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來勸導別人,直到你一腳陷入愛的「陷阱」,才明白,那些道理實在是隔靴搔癢。

      我在宗教圈子裡面混了大半輩子,深感修行人很容易自我催眠,活得不真實。兩眼遙望著西方淨土,對自己的身心需求盡量壓抑下去,一雙腳不肯老老實實地走過七情六欲的人間,總想找到一些「秘訣」能夠「撐竿跳」過去。於是生活中的種種事件與歷練,對他們而言,都成了障礙,不是想繞過去,就想飛過去,就是不敢與它正面交鋒。殊不知,這個障礙原是前來度我們的生命之師,它的「俗氣」表相所反映的原是我們心中最深的問題。

      說到這兒,不妨給你一句「老人言」,這種邂逅通常都是有時限的,當你愛的渴望得到一些滿足而想繼續向前走時,對方若沒有相稱的領悟與你同步,不論你多麼想要維繫這份情感,你們仍會漸行漸遠的。所以這只是人生的一課,不必當成生死的決定

      只要活在世上,就不可能不出狀況,不論那問題是出自合法的配偶或是越界而來的冤家,一定有很深的理由,它存心想要掀開我們一直努力埋藏的問題。我們心裡其實也明白,那絕對不是意外,只要我們不再找藉口、推責任,我們心裡一定也有答案,只看我們準備好去面對沒有。(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54  
     

    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Q009 問
      這一年來,我生活得很亂,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來,試了幾個工作,也做不下去,經濟情況愈來愈糟,也常和家人起衝突,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連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知道呢?

      其實,你知道的,只是沒有勇氣面對而已;我也知道,因為「天下小我一般黑」,你我玩的人生把戲其實大同小異,那麼就讓我來個「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我們生活觸礁時,外表看時只是時運不濟,其實,這只是「果」而已,若深究其因,很可能是生命之流淤塞了。而生命之流的淤塞,又很可能是小我在耍脾氣。它好像在氣人事境遇的種種不順,其實它是在向老天(或命運)抗議。

      我希望你明白,你目前的苦,絕不是上天因為你表現不佳而給你的懲罰。你的苦不是外加於你的,只是受阻的生命之流所形成的水壓讓你喘不過氣來。你若潛意識中還懷著「老天若不對我好一點,就別想讓我表現好一點」這類對抗心態,任何恩慈都無法進入你的生活的。

      傳統的靈修也許會鼓勵你更精進、勤懺悔,這樣,只會提升水壓或氣壓而已。《奇蹟課程》的修法則是幫你開啟水庫的閘門,釋放生命之流,它教你如何欣賞自己「完美無缺且永不失落」的真相。唯有如此,你的意識才可能向生命的恩慈開啟。(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57  
     

    想要寬恕,卻又難撫怨氣?

    Q010 問
      你上回提到憤怒,我確實感受到自己心中壓抑了某種無法宣洩的怒氣,以致於沒事時,我通常可以活得相當平靜;突然一件小事,便能讓這憤怒爆發得難以收拾,我明知自己需要寬恕,但通常得掙扎個好幾天,才能從這坑裡爬出來。這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傲氣而讓我這麼難撫平這個憤怒?

      未必是驕傲,更可能是因為憤怒能夠帶給小我相當的滿足感,讓你感到自己的委屈終於有了一個索債的機會。即使這種「扯平」的方式,讓雙方都活在地獄裡,但小我寧願受苦,也要出這一口氣才肯罷休。是這種「出一口怨氣」的快感,讓我們「樂」此不疲。

      一回到「重新選擇」這個老主題,我們觸及了一個更深的問題:憤怒的反面是平安,憤怒會帶給你快感,平安能給你什麼呢?你真的願把平安當成自己的首要考量,寧願放棄那「出一口氣」的快感嗎?

      在你嘗試處理自己「愛生氣」的脾氣以前,你得先把自己想要幸福的前提擺穩,才可能做出對自己有益的反應。(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問答版編/發表於 2009 08/02, 10:59  
     

    小我是否成了我們的代罪羔羊?

    Q011 問
      我們把什麼都怪到小我的頭上,小我好像成了我們的代罪羔羊,不是嗎?

      呣…… 什麼是「代罪羔羊」?表示它是冤枉的,我們把它沒有做的事情歸咎於它。其實,我們並沒有冤枉小我,它確實應為我們的痛苦負責。

      可能是因為你把小我當成一個有感覺的主體,或是把它與「自我」混為一談了,而起了「惺惺相惜」的同情,而為它打抱不平。其實,小我不是一個實體,也沒有生命,它只是一套觀念,一種心態而已。它呼風喚雨的本領純是借用你在背後支持它的能力;它之所以活得有模有樣的,是你自願讓它代你出面的。

      小我原是 nothing,它之所以變成 something,是假借我們賦予它的力量,它的存在全靠我們對它的認同。所以《奇蹟課程》才一反新時代的作風,花了許多筆墨為我們揭露「小我」的伎倆與遺害,打破我們對小我所懷的一些神秘幻想。如果我們一味同情它,護衛著它,甚至美化它,只會增長「無明」的勢力,讓我們更難看見自己原本的全善與能力了。(全文詳見《生命的另類對話》)

    文/ 若水
    原文於 2006/4/2 已發表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1 2 3 下一頁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