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Q167 如何從小我的控制和模式中轉出來?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3 01/27, 00:22  
     

    一農:
      我看到自己陷在無意義、感受不到愛、不想活下去、不想做事的小我模式中,感受到小我搞砸、毀滅的驅力。我用力掙脫,想擺脫小我的模式和驅力,可是經常覺得小我的力量比我的力量大得多,我覺得既不能壓抑掩蓋小我,又不能放縱順從它,可又感到自己力量不夠,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從小我的控制和模式中轉出來?
    若水:
      你的解法好似缺了一環。你好似在和小我對抗。

      首先你要知道小我的力量是從哪裡來的,小我的力量是你賦予的,是你的認同賦予了小我力量。你認同選擇了小我之後,再去解決小我的問題,就已經陷入和小我的對抗中了。所以你要做的是撤除對小我的認同,不再相信小我的那套說詞、想法和感覺,不再聽小我的故事。

      在這一前提下求助聖靈,才算真心的求助。那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看到自己選擇小我之際,同時認出,你內心一直在追求和渴望愛、光明和幸福。這個追求和渴望源自你內對愛和光明的記憶,也就是說你內有這個愛和光明。你追求的愛和幸福一直都在你內,你要做的只是在看到自己陷入小我之際,發個願心,「願意」接納自己內在的這個愛和光明。這種求助不是覺得自己無助、無力,感受不到愛而向外去求助,而是意識到原來自己渴望的那個愛和力量,一直都在自己內,只是你已經開始承認它了而已。

      另一個「扭轉」的秘訣即是「救恩在弟兄」,就是藉弟兄而找回自己的愛與力量。當我們自己陷於小我時,我們內的愛和力量會被小我的罪咎懼抵消掉。這時候,就需要轉向弟兄,不再在自己的想法、感受裡打轉。有趣的是,J兄或聖靈常會在此刻故意安排一位弟兄,向我們求助,索取我們自己也渴望的東西。

      因著我們的「一體性」,我們的需要和弟兄的需要都是相通的,我們在幫助弟兄、滿足弟兄需要的時候,自己也從與小我的拉扯中轉出來了。借著答覆弟兄的求助,好似喚醒了我們內在的愛和力量,幫我們突破自己分裂的小我意識和信念。

      當我們經驗過幾次自己的愛和力量以後,我們對聖靈對愛會更加信賴,對小我的認同就會開始解除。小我控制我們的力量,就會逐漸降低;對聖靈的信賴越來越大,我們對愛和力量的信心和體驗也就越來越多,會越來越懂得如何藉著答覆弟兄的求助,而給出自己真正需要的東西。這樣我們就一步步走出小我,活出聖靈、活出奇蹟、活出愛。


    一農:
      今天我在做寬恕練習的時候,有個覺察,就是心靈(抉擇者)是不是分化成了三個部分?一個部分認同和選擇了小我,一個部分化為觀者,一個部分記得聖靈上主、認同靈性。

      在練習寬恕的時候,觀者(抉擇者)的部分選擇了聖靈還不夠,還要和聖靈一起喚醒認同小我的那部分心靈。心靈的那個部分已經被小我催眠,深陷小我的信念中。要充滿愛心、耐心地慢慢把這部分的心靈喚醒,讓它最終也放棄對小我的認同和忠實。這樣心靈歸於整合,最終合為聖靈的一個信念。是這樣嗎?

      我的問題是:認同小我的心靈和小我的瘋狂信念是可以分開的,而且這部分的心靈不是小我。小我終究是虛無。我的理解對不對?

    若水:
      當我們意識到自己有個抉擇者,開始做選擇時,抉擇者可以選擇小我,也可以選擇聖靈,心靈好似真的分為三部分了。
       
      若推敲下去,這種平面式的三分法有很大的問題。

      《奇蹟課程》常說,聖靈與小我是無法並存的,在抉擇者選擇小我或選擇聖靈之前,小我只是一種可能的詮釋法,聖靈也只是一種記憶。唯有當我們選擇小我時,才賦予了小我生命,讓它代表我們出面。這時聖靈引退,只是一種記憶而已。

      當我們選擇聖靈時,那一刻,小我那一套妄念自然銷聲匿跡,它不可能與聖靈的慧見並存,但隨時都會藉著內咎與恐懼而「絕地反攻」。(《奇蹟課程》說,我們不是小我,就是聖靈,沒有中間地帶。但由於心念的變幻莫測,且極其迅速,以至於感到自己好似有(例如)30%的聖靈,70%的小我,0%的抉擇者...)

      你提的問題反映出你先前提到的「心理輔導的陷阱」,始終把小我的問題看得太真了。所以,當你選擇寬恕(即聖靈)時,還在擔心小我怎麼辦,想抽點兒時間,用愛心與耐心把小我擺平。就這一念,你其實已經掉入小我內了。

      你既然知道小我是虛無,哪裡需要你去喚醒或擺平,你不去認同它,它根本就不存在。這就是《奇蹟課程》厲害的地方,它先把「真假實虛」界定出來,那麼虛幻之物,就無須浪費時間,把心力完全投注在「聖靈的選擇」上。為此,耶穌才會說,我的課程很簡單,我的學徒必然是快樂的學徒。

      不妨留意一下你的「心理陷阱」,常用小我的感受為藉口,不讓自己選擇聖靈。


    一農:
      呵呵,我覺得你的答覆好像點到了我的要害。我想到自己的一個經驗:有一次,我突然意識到,若從小我受害者的角度看,不管怎麼看、怎麼解決,看到的都是分裂、罪咎和恐懼、受害……。於是我試著轉到「我是靈性、我是神聖圓滿的」,從這個的角度去看事情,結果真的看到了,圓滿神聖、喜悅光明,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什麼問題也沒有!但是隨即,我心裡就冒出一念:這是不是一種逃避?我正在以靈性為籍口,逃避面對小我、逃避現實嗎?又接著想: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呢?這樣的話,不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嗎?不可能的,不可能這麼簡單!應該要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才是真正的修行!於是我又把視線集中在問題上,盯著小我,想要化解掉小我。而面對小我、化解小我的結果,便是掉到了抑鬱、絕望中。

      現在回想起來,我好像是在用「解決問題」,來抗拒光明。好讓自己一直陷在問題裡,無暇顧及聖靈和上主。我似乎覺得一定要把問題都解決了,才可以回到上主那兒。像是在為自己曾經的錯誤贖罪,贖完了罪,才能心安的回去。

      看了你的回復,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就是這麼簡單!我不用再跟問題糾纏下去,在聖靈、上主的眼中,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也沒有贖不完的罪、改不完的錯。小我的問題是永遠解決不完的,因為小我本身就是問題所在。我可以直接回到聖靈那裡,在聖靈的眼中一切完美如初:我仍是上主當初所創造的我,依然是那麼光明神聖。

    若水:
      Wow! 正是如此!

      其實,在我們踏上靈性道路之前,我們或多或少都已經驗過某種「更大」的力量或智慧,只是不知道那是自己本有的,也不知道如何繼續發揮其用,以至於轉眼又被小我拉走了。

      《奇蹟課程》 一邊把小我分析得「原形畢露,無以藏身」,一邊又提醒我們:聖靈(或愛、力量)是我們生命本有的資源,若非這股潛藏力量不時拉我們一把,常被小我整得七葷八素的我們怎麼可能支撐到現在?

      我很高興看到你的成長歷程中有不少靈性的「記憶」,供你回歸。這些年來所受的《奇蹟課程》的薰陶,又幫你看清了,小我那些故事或感受,不過是它瞞天過海的花招,你已有能力跳過這些drama,直接轉向聖靈,接受祂的詮釋、祂的美夢了。

      此刻,我正在整理敬偉、恕民和我一起為「奇蹟二階研習」整理的「奇蹟療法」,它融合了「心理治療」與「奇蹟慧見」。既然屬於一種療法,自然得顧及小我的心理過程。我自己對「奇蹟療法」的前半段,感到有些不耐,在走向祭壇之前,每走兩步還得回頭看看小我有沒有跟上來。我個人比較喜歡借用「願心」,直「衝」祭壇,不想婆婆媽媽地去哄小我。等我聽到小我抗議時,也就是充滿故事與情緒的雜念升起時,我才向它道歉一下,然後輕輕地將它獻於祭壇,請聖靈照顧它;自己儘量拉著願心的尾巴,留在祭壇前,珍惜與祂同在的片刻。

      但無可否認的,我們在二階研習操練這一冥想時,確實有些學員感到「小我死也不肯跟他走向祭壇」或「他氣得想把小我『甩』到祭壇上」。若真如此,「奇蹟療法」的前半段與小我的互動,就十分重要了。我們得「接受」、「觀看」,然後「解離」,卻依舊「陪伴」,三步一徘徊地走向祭壇。

      至於你,我感到你對小我已經照顧得無微不至,已經快到認同,甚至上癮的地步。你可以將它交給聖靈了,自己多留在祭壇前,與耶穌一起加深「圓滿自性」的體驗。


    感謝 張一農整理
       若水審查定稿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