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如何在讀書會中真正學習實踐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08/14, 12:11  
     

    Zoe 寫:
    最近忙著廚房翻新的工程。這段時間,跟一些個在工作上需要動手的人往來頻繁,這些人的生活方式是依設計藍圖或是心中的計畫,在想和看的同時,也必須動手,從動手做裡完成。 跟這些人聊天,聽他們談生活,不僅在體驗抗拒上對我有些啟發,也讓我對共修或是讀書會有些想法。

    如何在共修和讀書會裡面真正學習和互相激勵去實踐,而不是聚在一起互相取暖或是沉迷。但是這樣想的同時,卻又覺得自己是不是也陷入另一種迷思,覺得應該怎樣才好的驕傲之氣和批判之心。努力中!

    若水 寫:
    我最近也換了一個讀書會,我感到讀書會的性質真的受「帶領人」的影響很大,帶領人若懷有恐懼,讀書會很容易走向「取暖」的支持團體,也會吸引一些不想真正面對挑戰的人。

    我以前的讀書會就是談談貓狗與生活,而八十多歲的帶領人不懂「心理輔導」或「支持團體」的原則,不論別人說什麼,「立刻」用奇蹟課程的「答案」去壓,因此幾乎沒有辦法深入討論,各說各話。 我在去年年底時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比較開放的讀書會的支持,開始跟聖靈打商量。

    沒想到,那位老人的另一個讀書會因為場地的關係吵了幾個月,最後分裂為二,其中一個遷到我家的鎮上,時間正好在我的「Kick Boxing」課之後,我拳打腳踢之後,就繞到讀書會去了。

    剛開始時,新讀書會友經過先前的帶領人十幾年的薰陶,還是習慣用「標準答案」提醒別人或回應感受。我試著以自己的小我反應為例,試著讓會友看出,問題不在「問題」,而是小我的感受與自衛。前一兩個禮拜,我確實費了一些口舌,提醒會友別跟著 story 的細節跑,感受一下「story」下面的情緒,以及自己被勾出的反應。這些朋友終究是修了一二十年老學員,奇蹟原則都能朗朗上口,只需當場提醒一下,不消一個月,我們就討論得很深了,我連插嘴的餘地都沒有了。

    昨天讀書會快結束時,有位學員大叫,「我讀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有談到這麼深的層次。」(他們過去的模式就是,非常「當真」地描述問題,大家一窩風地追問細節,給予建議,最後,兩手一攤,「交託給聖靈」!下回聚會,繼續分享「老問題」的「新劇情」...)

    講了一堆,我想說的是,這讀書會的出現一定跟我自己「開始想要認真一點」的心態有關。以前自己因著「社交」需要,才會混入了那個貓狗讀書會,還混得如魚得水。當我意向改了,新團體就出現了。

    看來,你的問題好像也不是「驕傲或批評」的問題,而是經過 Ken 詮釋的洗禮,你的意向和眼光不同了。

    Wee 寫:
    嘿,看了兩位的讀書會心得,也有些感觸要說。

    這回上山,我帶了《叔本華的眼淚》,這是一本講團體治療的小說,裡頭有許多團體運作的示範,是為了「即將開始的讀書會」而做準備。結果準備到後來,我再度發現自己掉入一個很常見的陷阱,也就是「去準備別人,而非準備自己」。

    我是怎麼發現的?其實我一直沒有發現,因為要參加讀書會的都是舊友,所以我一直陷於「這個人的特質是如何如何」的思惟裡,想著「要如何才能改善她/他、幫助他/她」,甚至還在想「要怎麼因應她/他的抗拒」,愈想愈認真,接下來,我開始感受到一種苦澀,我的沙盤推演開始停滯不前。

    我回過頭來,重新思考怎麼說我的開場白後,我終於想到另一種方式,不是告訴別人「團體的規則該如何如何」,而是先坦露自己「為這讀書會設想的心路歷程」,反思自己想從「召集人」的角色裡得到什麼,以及我的恐懼是如何因應我所想保護的事物而生,如是一想之後,我才感覺到自己的思路重新活絡開來。

    這才又體會到,反思自己與設想他人,這真是完全不同的思考套路,不只是造出不同的心境,由此創造出不同的外境,都是可能的。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