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帶領讀書會的幾個反省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07/15, 16:26  
     

    摘要

    • 你是否明白自己要從奇蹟課程裡獲得什麼?
    • 你要給予什麼,必先親身領受到它。
    • 接受平安、愛與喜悅的前提是騰出自己心靈的空間,用原有你私藏的「寶貝」去替換(Replace)上主的禮物。
    • 讀書會是為「你自己」而存在的。
    • 傾聽所營造的安全氛圍,有助於參與者更敞開,有助於讀書會探索的深入。

    全文

      我們在讀書會與不同的人接觸的過程中,會發現觀念上的顯著差異:每個人對於自己能從奇蹟課程獲得什麼,具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和期待。

      《奇蹟課程》是一個引導你探索生命真相的系統性理論?或只是幫助你解決生活問題的一個工具?出於不同的理解和選擇,進入讀書會的人員的心態也會大不相同。那麼,奇蹟課程讀書會的帶領者又將如何面對?

      通常奇蹟課程的讀書會是熱鬧不起來的,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現象。對自己的心理有所探究,並有一定的瞭解基礎,而且已經準備好去面對自身的問題,這樣的人參加讀書會,比較能夠讀得進去,能夠堅持。

      大部分的參加者的確是因為創傷、空虛,反正有某種機緣,而得以參與讀書會,也對這個讀書會表示了興趣,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已經真正準備好面對自己的問題。

      深入的探索是:發現自己內在有什麼障礙了平安、愛與喜悅?是什麼不允許平安進入自己的心?不可諱言的是,不少剛接觸《奇蹟課程》的人,總是希望從上天掉落某樣東西,解決自己生活中的某個問題,發生所謂的「奇蹟」。

      其實,這個問題不需要帶領者來操心。對於帶領者來講,最重要的問題是:你以怎樣的心態來主持讀書會。

      如果你要給人家東西,你自己必先領受它。否則,(如果自己感覺沒有什麼能給的話)帶領者再努力,也很難得到他想給別人的禮物。讀書會耕耘的目的,不是要把讀書會辦的多有規模,而是真正深入,讓《奇蹟課程》有機會,真正幫助改變我們面對生活的心態。

      一旦帶領者自己運用 Undo(化解),將原來塞滿心中的替代品拿開,他將開始領受來自上主的禮物,同時,他所帶領的讀書會的所有成員也同時領受到那個禮物。

      另一個問題需要帶領者考慮的是:你究竟希望和怎樣的一群人共修?是已經做好準備一起深入探索呢?還是只是準備好來找一些生活的解決方案,淺嘗輒止的一群人?

      這是你的決定,無論怎樣的一群人,你都有機會來觀照自己,關鍵是,你是否明白自己究竟要從這個課程裏得到什麼?

      你的願心自然會吸引一些人前來,你可以根據自己的要求來進行讀書會,那些不適應你的節奏的人自然會離開。

      讀書會這個場所,是你學習聆聽弟兄聲音的地方,當你連弟兄的聲音都聽不到的時候,你也無法聽見聖靈的聲音。當你在讀書會裏面得不到弟兄對你的愛,你也無法體會到來自於神的愛。

      當你不具備這樣的心境時,讀書會也會成為你犧牲、付出的對象。事實上,讀書會是為「你自己」而存在的。在這裏學習聆聽,在靈的層面與弟兄溝通,你在準備聆聽聖靈的聲音,這是你練習的一個道場。

      在這個道場裏,每一個參與的成員看見的只是自己。這裏沒有標準答案,不依賴一個老師或者帶領者去解決問題,大家學習穿透生活中的問題表相,尋找更內在的原因。

      要讓團體成員願意共同深入,有一個很關鍵的前提是:他覺得安全。讀書會是否能夠提供一種安全的氛圍,使參加者產生信任感,從而開放自己,這個非常重要。如果參與者感覺到被瞭解,他會比較容易聽得懂你在講什麼。

      讀書會可以對參與者有輔導或者支持的功能,但它也不是一個輔導或支持團體。支持團體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不可以隨便挑戰別人。但是在讀書會裏面有的時候還是需要一些挑戰。這裏面如何拿捏,讀書會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但這些因素,是想當帶領人的朋友,可以考慮的。


    摘自 2009.1.11 大陸讀書會帶領人線上討論記錄
    若水口述.黃琳整理
    已於 2009/07/13 刊登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07/15, 16:56  
     

    Q 1:
      雖然我們每次共修前都會再提示一下共修研習互助的原則,但在共修時仍會遇到同修「無心的」攻擊防衛心態尚未卸下。
      有時同修分享的眉飛色舞,卻不被部份同修同意。隨之而來,便是倆人一來一往的攻防戰,一不小心,其他同修也捲入了戰局。站在主持的立場,我會適時打圓場或軟性的阻止。但是各種防衛及攻擊的情況並沒有隨著幾次共修後而有所改善,這樣的共修根本也無法深入。

      我該如何看待這一情形的發生呢?我自己又如何藉此機會而學習寬恕呢?

    答:
      能不能先把這種共修聚會看成一幕幕的傀儡戲,大家推來踢去的,其實都是不自覺的,或是身不由己?

      然後轉身,再看看你賦予自己主持人的責任,以及想要仗義執言或提攜弱小的習性,覺察一下自己是如何下判斷,如何去反應的。

      有時,你也許需要直接而誠實說出你的感受,例如:你覺得「這話有攻擊性,不知別人有沒有這個感覺」,表示你心裡知道,這只是你個人的論斷,未必是實情。既然說出後,心理也應準備「接招」了,也許會被別人「反咬一口」,也許你們愈吵愈親.…... 這正是我們需要彼此「攜手同進」的原因。

      有時主持人不妨用遊戲的方式,若多數人都認為這句話「好像」有點兒攻擊性,那麼說的人就要罰吃一顆糖...。

      然後,我們會發覺,我們的每一句話都有一點兒判斷的意味在內,所以大家都得罰吃糖!(記得買好吃一點,大家都想要吃的糖。)這樣可以提高學員對自己說話語氣的敏感性,重點不在於如何避免這些事件發生,而是一起學習如何去面對,如何去善後。

      別人要攻擊或防衛,都不是你能控制的。有時候,團體不必談得很深刻,明知他在吹牛,就接受吹牛,(但限定時間),重要的是,我們都看到彼此的防衛,若能接受並寬恕,你已經在修奇蹟課程「最難的一課了」,還需要什麼深刻的討論呢!

      說實話,有時所謂的深刻討論,只會滿足人的理性;「明知自己(或別人)胡說八道還會被接納」這個經驗,才能帶給人治癒與成長的力量。

    Q2:
      接續第一個問題,已有同修反映看到大家的防衛攻擊心都未放下,我感覺她似乎被同修彼此的分享話語干擾了,因此萌生不再來和來了也沒意義的念頭。

      身為該組召集人,此時該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才能留住同修呢?如何面對同修的去留呢?

    答:
      共修的目的本來只是幫每個人看清自己最敏感的要害,以及反應與防衛的模式,然後探討是否能用奇蹟課程的「另一種看法」來處理。團體共修不是「彼此貼金」的團體(Mutual approval group),你可以也應該誠實地說:「對不起,我無法接受這一解釋。」然後說出自己的觀點,就在此打住,讓兩種看法並存。

      通常,面對兩種不同看法時,十之八九會有人出來打圓場,形成第三種看法。在探討真理的團體中,不需要有一統一的結論,若能探討問題的深度,就已經達到目的了,讓個人自行消化,自行選擇。

      若因看不順眼、又不敢講,而萌生退意的人,並不比攻擊的人好到哪裡去,一個是扮演迫害者,一個是扮受害者。一個銅板的兩面。

      我敢說,每個讀書會一定會有幾個「發飆者」,也一定會有「受害者」,否則讀書會就互動不起來了。發飆者,敢把頭伸出來,可能比悶不吭聲的人更急著學習改變,也說不定。我們不妨多注意一下自己因為同意或不同意而產生的「好人與壞人」的分別判斷。

      你最多只能提醒每個成員去看自己在演的角色,然後尊重他們或去或留的抉擇,你不需要去救回每一個不想來的人。

      身為召集人的角色,有時確實需要說一說話,但說什麼、或有沒有效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盡你所能的演出你的角色了。他們學到沒有,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Q3: 共修會中,如果我不說話而是純主持而已,通常場面會有些冷,為此我只好多說話,雖然我自認在講的同時,我是平安的,我只是講出我所知道的講義內容及奇蹟的原則。但每回共修結束,我總感覺身為主持人好像多話了點。不知你如何看待這我的多話呢?

    答:
      這要看共修會的成員。如果素質參差不齊,主講人可能就需要「多話了」,若有人還有些基礎,主持人就盡量鼓勵他們講。我發覺有些學員很懂得「問話」的技巧,挑起別人分享的慾望,有這種人出現在團體裡,是個福氣。

      多講少講本身並不重要,而是講的心態,是否能傳播你的愛,你既然感到平安,表示心中有愛,他們會感受到的。

    Q4: 如果發覺得大家的分享偏離主題,除了以主持人的身份直接點明,拉回主題以外,是否有什麼技巧可以提供給我們參考?

    答:
      技巧倒沒有,只能提醒一下原則而已。我想主持人開始時,不妨爭取團體的共識,提醒學員盡量針對今天將要討論的主題發揮,以後,只好看大家的造化了,有些團體需要胡扯個半年才能建立共識,誠實地探討自己的問題。這不是你所能控制的,有時你認為「離題」的,可能正是某個學員亟需的救恩。

      但話又講回來了,你也不必當受害者,你也是團體的一份子,有權把團體塑造成你認為有益的形式。你若明知某些人老是談到他們自己喜歡的不相關話題時,不妨準備幾個「岔話」的反問,用問題,幫他們引回奇蹟的主題。如果依舊無效,即使是主持人也有權「棄船而逃」的!

      重要的是,正在學習做主持人的你,是否清楚地意識到,究竟是誰在主持這個聚會,是你?還是聖靈?你是否向聖靈打開你的心,祈求祂的帶領?不要小看這一個「正念」,奇蹟通常就只靠這一個正念。

    Q5:在共修讀書會中,面對不想聽別人說他沒興趣聽的話題,自行找人說話,我會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該容許大家各自表述、一邊一組,還是制止他們,勉強他們聽呢?

    答:
      每個參加讀書會的人,都懷著某種期待與腹稿,有些人想尋求幫助,有些人則是想要肯定自己,前者可能只聽不說,後者常會只說不聽。

      小團體共修時,絕對不可以同時有兩人在講話,這是對發言者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主持人理所當然要制止。即使是極有修養的高僧大德講經,也不會容許聽眾在下面私語的。

      這些都只是一些技術問題,本來不難解決,你會提此疑問,我「感覺到」不是你不知道該如何,而是,你的修持,正處於以前「好惡分明」的心態以及目前「不再論斷」之間的過渡期,所以一時不知如何開口,才不會落入舊有的批判心態裡。

      原則上,只要你不把被忽略的發言者當成「受害者」而打抱不平,不再按照自己的看法來界定誰是 victim,誰是 victimizer,只是根據開會的common sense,提出建議時,不論你說什麼,別人都會感受到你的善意的。

    Q6: 我知道我有擔心共修研習的人數及活動的維護,因此對於以上幾個同修的反應會有些在意,我也清楚我們這組共修的組成,當然反映出我們共同的功課。只是當這個共修環境不是很安全時,我們這組的共修進行該如何調整呢?

    答:
      絕大部分的共修團體,都免不了有點兒攻擊意味在內,否則就沒什麼好修的了。開始時,主持人確實比較費心一點,一下充白臉,一下扮黑臉的,有時甚至變成過街老鼠,兩邊喊打。

      必要時,仍然可以用遊戲的方式,例如:每次選一位天使,專門做護「心」使者。(輪流)當他覺得某些言論「有些過火」時,他應該伸出翅膀來提醒一下。(或是罰吃好吃的糖的方式)

      不過請注意,有些自己過於敏感的人,常會感到別人過於挑釁,這可能是主觀的投射,未必是實情,所以盡量以幽默的心態面對,別太認真。

      話說回來,一個團體,只講好話,一點Challenge ,都沒有,不也很無聊嗎?至於「挑戰」何時變成了「攻擊,那也得看個人的接招能力,這本身即是很重要的學習過程。

    Q7:
      最後想請教你,共修是不是應該多談些一體意識或奇蹟課程的修行原則以及自己如何去體悟,而不是找找次人格或是針對奇蹟課程中投射壓抑等講義文字方面的進一步釐清。

      能否再告訴我,到底共修研習讀書會為何要成立?我們真得透過找次人格才能深入你今年預定舉辦的第二階段心理治療嗎?可不可能逕自參加第三階段,直接體會和聖靈同在及感受一體意識呢?那我不就脫離人間苦海,直抵平安喜樂之境了?

    答:
      這個問題,你一定知道答案嘛,因為你就是從這種模式裡面走出來的,不是嗎?覺得人生苦海,急著跳脫人群,趕快成就的人,並沒有錯,只是他們仍然活在傳統禪佛的修行理念下,還沒有看到奇蹟課程的精髓而已。

      奇蹟課程的「速成法」就是誠心地在讀書會裡、公司裡、家庭裡,和一群「牛鬼蛇神」打混,修修自己的寬恕與接納,藉以化解自己潛意識裡的自我陰影;而不是到團體裡尋找靈感、知識或境界,那些「有所得」的感受其實都是自欺的幌子。

      奇蹟課程雖以「一體意識」為目標,談的卻很少,反而花了很多的篇幅談小我的「分裂意識」,為什麼呢?因為「一體意識」根本不能修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去除那些「讓他看不到自己跟別人完全相同」的障礙,而這些障礙恰恰是小我利用次人格攪局的手腕。

      既然共修定了課程,自然需要一步一步地來,真要修奇蹟課程的人必須要腳踏實地地穿過「小我」的種種伎倆,若不知道如何寬恕別人的小我,也無法化解自己的小我,那還能談什麼「一體之境」呢?

      真正想修一體意識的人,會在隔壁那個凡夫俗子的面具下,看到他的「勉為其難」,也看到自己內心「勉為其難」的掙扎,映照出了自己不敢面對的心態,而開始對他生出感恩之心。如果不能跟別人產生這樣相通,表示我們離那一體之境還有好一段路呢。

    文/若水
    本文已於 2006/04/17 刊登於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